• 時間:中華民國八十八年七月七日(星期三)上午十時五十分至十二時十分
  • 地點:臺北世界貿易中心聯誼社三十三樓聯誼廳
  • 出席人員:(詳簽到單)
  • 主席:邱教授聯恭
  • 紀錄:陳凰榆、李翠珊、陳淑貞、王瑞禎、陳妍文、石悅笙、陳小如、李明煌
  • 討論事項:民事訴訟制度之改革、合議制度之落實
  • 現在就剛才協商的結果向各位提出報告,第一點關於提案三人民對民事事件可否選擇法官一案,協商結果全部委員都同意建請司法院著手研究在兩造當事人合意選擇法官承辦及涉訟事件之可行性,有無反對意見?(無)第二點關於提案二人民監督檢察官職權之行使,協商結果有贊成的甲案與反對的乙案,現在請表決,明天送交全體會議徵詢結論。

    現在討論民訴制度改進方案,請宣讀提案一、二、三。(宣讀)關於民事訴訟制度的改革方案,目前民事訴訟法有關集中審理、準備程序的修正條文有相當多的數量,現已送立法院審議,各界誤以為此次司法改革的重點在於第二組所討論的當事人進行主義等等的問題,其實民事訴訟法在還沒改革前已花很多時間在修法,修正後的民事訴訟制度已接近德國、日本的制度,甚至有些規定是超越他們的,日本有不少學者也在介紹我國的制度,但立法院尚未通過,希望得到各位的認證。其次要提到的是關於這個提案,已經由司法院辦了好幾場的研究會,參與研究會的學員其中還包括高等法院的庭長在内,這暑期還要再辦二場研究會,每場都連續五天做案例研討,結果發現法官與律師的能力、訓練不夠,在職教育、職前教育不夠。比如買賣樣品屋之糾紛,連律師都不知道請求權基礎在何處?甚至上訴第三審時還不清礎,以至於一再發回更審,浪費全國國民司法資源。所以,法官與律師爭點整理的訓練變得非常重要。因此司法官與律師的訓練應該劃歸司法院主導,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理由。現在開始進行討論。 

  • 〔聯合發言〕
  • 第一組聯合發言:陳律師清秀、李敎授震山、張社長作錦、黃律師正彥、蘇敎授永欽,由陳律師清秀代表發言
  • 本人不贊成民事訴訟第二審採事後審或嚴格限制的續審制,理由如下: 

    一、第二審要採事後審或嚴格限制的續審制「以下簡稱本提案),必須有下述配套前提:

    ㈠第一審強制律師代理:人民一般欠缺法律知識,因此如未委任律師代理訴訟,常不知提出對他有利的事實及證據。如採本提案,則人民於第二審就喪失提出新事實及證據的權利,其結果,官司該贏的卻輸了,該輸的人卻贏了,此顯有違司法裁判追求社會公平正義的目標。

    ㈡第一審採職權調查主義:人民(當事人)或律師所不知提出的事實及證據,由法院依職權調查,以查明事實真相,則可考量紛爭在一審解決,反之,如採現行辯論主義,當事人所不知提出的事證,將發生失權效果,後果嚴重。

    ㈢社會經驗豐富的法官及合議審判:如果第一審是事實審的終審,那麼第一審法官必須是經驗豐富的法官,才能妥適認定事實。現在第一審的法官,很多是大學畢業才剛踏入社會,有關社會經驗不足,不適合由其最終認定事實。又為使事實認定周延,第一審法院的組成,也應由三位法官組成合議庭審判,而不宜由獨任制法官獨斷。

    ㈣律師的調查權:美國律師對於案件的蒐證有調查權,因此在訴訟前及第一審訴訟程序中,即可主動調查有關事實及證據,而可集中提出於第一審法院,不必再於第二審請求調查證據。

    ㈤法官心證公開制度:法官心證如果不公開,當事人及律師均不知所提出的事實及證據是否足夠,以達勝訴結果。

    因此,在第一審法官心證不公開的情形下,即有必要在第二審提出新事實及證據。

    二、倘若上述配套制度已經建立,那麼採取本提案的時機才成熟,否則貿然實施本提案,將發生扭曲事實真相、做成錯誤裁判的不合理結果。如此顯然違背司法裁判伸張社會正義的精神。

    三、外國立法例如德國及日本,也不採取本提案,因為弊端太多,效益極少,不符司法裁判追求社會公理正義的目標。

    四、第三審採嚴格法律審並採上訴許可制,以減輕第三審法院負擔,本人敬表贊成。

    五、建議司法院訂定民事訴訟辦案期限,合理監督考核法院法官儘速審結案件,避免訴訟拖延,影響人民權益。近年來法院辦案期限普遍有遲延現象,迭生民怨,敬請司法院建立管考制度改進之。

  • 在此說明一下,我們目前送立法院的法案並無採取事後審制,並且文書提出命令制度與證據保全制度及美國DISCOVERY方面的制度也在進行充實中,故此案今後是否會往那個方向進行,本席已於昨日聲明過全部沒有參與,所以,適才陳代表之意見可能與目前立法院審議中條文大約一致。若發現有不一致者,請於會後指出,故送審法案大概均為陳代表本人之理想。

  • 〔個別發言〕
  • 一、我國民事訴訟之審理程序,實務上向採併行審理主義,使多數之案件可立即同時進行而不必等待,惟民事事件日漸增加,案情日益複雜,法官同時審理多數案件,對案情之記憶較易模糊,加以當事人又多於言詞辯論期日始提出書狀,致法官無法於審理期日就案件深入調查,而須一再改期,不但造成程序浪費,亦使當事人枉費許多勞力、時間及費用。又因每一事件之審理期日間隔拉長,法官無法同時獲得完整之心證,致過於依賴筆錄記載之内容而為裁判,導致直接審理主義及言詞審理主義空洞化。尤其,民事訴訟之第二審採行續審制,又以隨時提出主義為原則,致造成第一審空洞化及第二審肥大化之現象。為改進此審理方式之缺失,使訴訟程序妥速進行,應推動民事事件審理集中化制度,藉以強化第一審之事實審功能,使第一審成為事實審之中心。

    二、現行民事訴訟法就第二審程序之進行採續審制,且以隨時提出主義為原則,故當事人常至第二審才提出攻擊防禦方法,致審理之重心移轉於第二審,造成程序拖延;又現行法就第三審之上訴,採上訴利益數額限制,使有限的司法資源無法合理分配,為改進此制度之缺失,司法院版民事訴訟法修正草案將第二審改採嚴格限制的續審制,第三審酌採上訴特許制並採律師強制代理,期能藉此發揮各審級應有之功能,健全訴訟制度。

    具體建議: 

    ㈠修正民事訴訟法相關條文,修正草案並已函送立法院審議

    ㈡加強法官職前及在職訓練,提昇法官整理爭點、集中調查證據及認定事實功能。

    ㈢加強律師職前及在職訓練,提昇律師蒐集證據、整理爭點之能力。

    ㈣俟第一審法官之素質提高,裁判品質提昇後,即進一步研究第二審採事後審制,第三審採嚴格法律審並採上訴許可制。

    ㈤採第二審上訴理由強制提出制度,以督促當事人適時提出攻擊或防禦方法,有助於第二審法院及當事人能儘早掌握上訴資料,進而整理爭點,並充分準備言詞辯論,以達到審理集中化之目標。

  • 在此插播適才「人民監督檢察官職權行使」案投票結果,贊成甲案者有二十八位;贊成乙案者有五位。

    其次,我國訴訟法向來落後德國、日本約三十年左右,將近二十年來舉辦民事訴訟法研修會,出版八本書,計開會七十一場,提升約十五年,今日所使用「集中審理」之用語,係本席於十六年前所提出。所謂「審理集中化」,即要求法官在未告知原告、被告爭點所在之前,不可隨便傳訊證人及調查證據,故在草案第二百九十六條之一規定法官必須嘵諭當事人爭點何在,避免浪費勞力、時間、費用及誤導審判方向等。

  • 簡易訴訟程序制度之存廢宜予檢討。

    一、簡易訴訟程序制度設置之本旨在於結案時效,所以規定起訴得以言詞為之(民訴四二八),當事人得不待通知,自行到庭為訴訟之言詞辯論(民訴四三二),法院應以一次期日辯論終結為原則(民訴四三三之一)。

    二、然而每年以言詞起訴者,究竟有幾件,當事人自行到庭為訴訟辯論者,又有幾件;或許是個人孤陋寡聞,未曾聽到過。至於訴訟以一次期日辯論終結者,我個人判斷比率也不高,大概不會超過一半。

    三、法律既然規定以一次期日辯論終結為原則,如果簡易庭受理之訴訟事件半數以上,不能以一庭審結;而且也無法改進,那這個制度存在之價値,即有檢討之必要。

    四、簡易庭之廣為設置,固然係基於便利當事人之考量,然而,訴訟之兩造,究竟未必同住於一個簡易庭轄區,而且簡易庭設置地點通常較為偏僻,公共運輸系統較為欠缺,當事人未必能收方便之利。何況,當事人能自行撰寫書狀或為訴訟攻防者,究屬少數,實施訴訟多須求助於律師,而律師事務所多設於法院所在地,往返費時,仍難免除;至若委任律師代理訴訟,則不少律師將因赴外地辦案而加收交通費,甚或因憚於奔波而不願受理,當事人或增加負擔,或不能受到較好的法律服務。

    五、故簡易訴訟程序在訴訟當事人來說,大概是利不及害;應有檢討改進,甚或考慮廢除之必要。

  • 關於一—三研採建立人民參與司法審判之制度方面,「國民參審制度」為遠程目標,目前主張「專家參審制度」,其原因如下:

    一、從七十六年司法院黃少谷院長提出參審制度後,歷經林洋港院長、施啓揚院長、翁岳生院長,可見此事須慎重。

    二、因考試領導教學,不易增加考試科目以外之學科深度,所以法律意見以外之證據調查,均靠鑑定制度,不易達成自主判斷。

    三、不會違憲,如涉及終身職問題,則主張修改憲法八十一條規定,將法官終身職保障廢除。

    四、參審制優點為:1. 判斷事理比單由法官判斷更周延。2. 補強特殊領域。3. 提高人民對司法的信任。4. 對民眾為最佳的法治教育。

    關於一—四民事訴訟制度之改革方面: 

    提案一推行民事事件審理集中化,強化第一審之事實審功能,使第一審成為事實審審判中心。個人完全贊成此提案之内容,但要使它發揮功能,必須有配套措施,即法官審判品質之確保,因此須改善下列之點後才有可能成功。

    一、候補法官獨任審判須改善,第一審應配置一定比率資深法官。

    二、大學法學教育應多元化。

    三、強化法官之職前教育及在職教育。

  • 一、民事事件審理集中化,極有必要。目前法官主導訴訟程序,以斷續之審理期日進行程序,缺乏效率,遇有法官調任,當事人更是不堪其苦,亟需有所更張,改採集中審理程序,一次完整地審理事實,使第一審成為堅實的事實審,也可以避免不同審級過度重覆審理事實,影響當事人權益,破壞訴訟經濟,一旦改革成功,可以進一步採取事實一審,法律一審的制度。

    二、應有配套措施,加強法學教育中證據法則、證據開示程序及為相關訴訟行為能力之訓練,以提高法官、律師的能力。

    三、法官不能訓練,只能培養,職前及在職教育應改變「訓練」的觀念,以「研修」、「進修」或類似的名詞取代,以增進司法獨立的精神。

    四、「飛躍上訴」制度應以重大案件而非簡易訴訟為適用對象,以配合「三級二審」的趨勢與走向,讓第三審作為保障權利(特別是運用統一重要法律見解的方法保障權利)的審級。

    五、證據法則應改變「自由心證主義」,明定「優勢證據法則」,以符合訴訟制度之事物本霣,落實正當法律程序精神,保障訴訟權益。

  • 確認一下李念祖代表之真意:

    一、請問關於法官調動頻繁之問題,似有違集中審理之精神,德國的法官是不調動的。假設十月是調動期,很可能法官自五月起就不辦案了,辦一半又換法官,又得重新再來,這又違背集中審理之精神,故請問李代表,是否有此意,是否希望法官調動頻繁之事情應儘可能改善,針對此點,各位若有贊成及反對意見者,等一下再請教。

    二、李代表提到大學教育之問題,按美國都有事實認定的教育,您是否建議今後大學之法學教育應注重、加強有關於事實認定的課程,並應開設有關理論與實務兼顧之課程。

  • 主席講的太好了,完全正確。

  • 本人有幾點意見: 

    一、目前法官案件負荷重,如認真一件一件審理,必定造成案件大塞車,審理中的案件固然可得比較好,甚至很好的裁判,但未能得到及時審理之案件,當事人權益必定受損,以致得到審理後,因事實調查困難,多年的訴訟仍得不到妥適之裁判。故在第一審採集中審理案件之法官不多。

    二、現制第二審採續審制,懂得訴訟技巧者,必至第二審方主張事實、聲明證據,因重覆調查,浪費時間,致第二審訴訟案件仍不能減少,訴訟拖延不結,人民視訴訟為畏途,訴訟關係人亦引以為苦,訴訟事件結構成圓桶式的。

    三、解決方法即需改法,使第一審成為事實審審判中心,因第一審最接近事實發生的時點,強化其事實審功能,第二審為事後審,第三審為法律審,金字塔型結構之訴訟制度之方向努力,如此才能徹底改革司法。

    四、當然配套措施,如法官培訓制度及律師能力考訓制度之改良,應予加強。

  • 民事訴訟制度之改革,就是為了解決積案,提高辦案效率,所以強化第一審為唯一事實審是可贊成的。

    目前制度,當事人不重視一審,反正二審可重複審,再認真打官司就可以,而一審法官也都認為反正你會上訴,所以審判多趨草率,致使一審官司只是訴訟熱身,成為白打的官司,不但造成社會成本的浪費,也使得遲來的正義,對弱勢者的救濟不及。

    一審為唯一事實審,必須配合專業法庭(院)的設置,才能有效養成專業法官及專業分工的法院,強化一審之事實審功能才能達成。

    勞工法庭(院)的設置,加上專業人士的參審,才能恢復弱勢勞工對改革後訴訟制度的信任。

  • 代表們的發言告一段落,目前似已達共識,幾乎全部代表均贊成推動審理集中化之制度,按審理集中化最重要者厥在要求法官掌握爭點、整理爭點之後始可進行調查證據,蓋調查證據係最花費勞力、時間、費用,目前實務上法官常常還不知爭點何在,即開始審理,每屆開庭往往僅止於訴狀之交換,勞民傷財,造成民怨,律師好像在扮演郵差之角色。故剛才所得之目標將之當成共識,其他提出來的作為具體的推動措施,有下列幾點決定,謹臚列於后,供各位參考。

    為達成促進審理集中化之目標與理想,並加強法官整理爭點之知識、能力,應採取下列措施:

    一、立法院審議中之民事訴訟法修正草案,合乎上開目的之條文,宜促請儘速通過。

    二、關於小額訴訟及簡易訴訟程序等新法規定,以有利於人民實現權利部分,由司法院確實督導執行。

    三、加強法官、律師有關事實認定及集中審理部分之職前研修教育與在職進修教育。另鑑於我國採處分權主義及辯論主義,故請律師公會全國聯合會督導全國律師配合上開教育措施。

    四、俟第一審法官之素質提高,裁判品質提昇後,即進一步研究第二審採事後審制,第三審採嚴格法律審並採上訴許可制。

    五、有關法官人事調動之頻繁現象應設法儘量予以改善。

    六、建請各大學法律系所儘可能開設有關加強事實認定教育,並兼顧理論與實務之相關課程,俾養成適格之法曹人員。

    七、為改善法官年輕化所造成裁判品質低落之現象,日後應力行候補法官參與合議審判,俾加強其歷練。

    八、建請司法官訓練所儘速移歸由司法院主管,以便就法官、律師的大學教育、職前研習訓練及在職進修教育能夠作通盤政策考量,俾節省國家資源。

  • 法官調動「頻繁」,是否可刪除「頻繁」二字。

  • 或可改用「避免人事調動過於頻繁」之用字,或改為「避免法官人事調動次數過多」。

  • 法官不可以其調動過於頻繁,作為案件積壓之合理理由。

  • 法官之調動不可影響其直接審理之精神。

  • 應受辦案期限之限制。

  • 一、硬性規定調動受合理辦案期限之限制,似不可能。

    二、律師強制代理,牽涉很廣,沒有錢的人是否會變成權利全被剝奪。另應考慮設立法律扶助制度,昨天已有提及「法律扶助基本法」。以後如通過施行,請大家能夠支持。

    三、至於「自由心證」之用語,有人認為落後,以後修法會加上須遵守經驗與論理法則,但最後法官下判斷時,仍應由法官取捨,亦牽涉心證度是否達到證明度之判斷。

  • 但「自由心證」幾字,很可能令法官本身即產生誤解,應避免之。

  • 剛才已提及第二百九十六條之一條文,就法官要調查證據以前,應將爭點嘵諭當事人,法官心證要公開,即已在改善,此一條文實施一、二年後,再看各方反應。

  • 如要加強第一審之功能,是否採合議制,本席無意見,惟要加強第一審審判之重要性,資深的法官應有一定的比例在第一審。為了落實第一審成為事實審審判中心,建議增加地方法院資深法官(擔任法官五年以上)須占地方法院總名額之五分之一以上之名額。

  • 本席昨天即曾建議最高法院可有一部分法官到第一審,最高法院法官剩下三十一個法官左右即足,此建議目前司法院實施上有困難,剛才通過「司法院定位」之甲案有附意見,即今後最高法院不能增加員額,只能減少。此為希望優秀人才也能留在第一審之伏筆,或要另決議應修改司法人員人事條例第三十一條,以解決問題。

  • 不能說要解決問題,卻又沒有辦法。

  • 此一問題,司法院非常重視:

    一、第一審法官,今後廢除職等之限制,即第一審法官職等最高可到十四職等。

    二、從第三十九期候補法官,即從後年開始,司法官訓練所受訓、結業之候補法官只能到第二審或第三審做助理法官,並不能獨立辦案。

  • 我的意思與江代表完全一樣,但昨日進行協商時,楊秘書長表示似有困難,故請各位思考看看,此一問題如何解決。因要採合議制,法官員額必須充足,但目前獨任制法官都已不足,第一審如何採行合議制?關於此一問題,下午討論合議制度之落實時,可再討論。

  • 法官人數問題固應檢討,但或可彈性決議資深法官應優先配置於第一審,雖然本會結論無拘束力,但仍應如此才能表現出改革誠意。

  • 有關落實合議制度議題,亦涉及法官員額之問題,如果江代表想出更具體可行之方案,可於下午提出,假使各位代表認為可行,便將之列入會議結論中。

  • 昨日的共識好像沒有提到有關民事事件強化法律扶助之部分,只有提到刑事強斜辯護問題,是否應予補充?本人認似可將議題資料第十六頁中之具體方案三案並陳。

  • 此一問題,可於將來制定法律扶助基本法時一併解決。

  • 建議明文將民事訴訟、刑事訴訟及行政訴訟事件,均列入法律扶助之範圍内,如此問題即可解決。

  • 可否依照姜律師之建議,於建請法務部儘速制定法律扶助基本法之結論中加上:法律扶助基本法之適用範圍應包含民事事件、刑事事件及行政訴訟事件?(無意見)如無意見,即予加上。本次會議時間已屆,散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