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時間:中華民國八十八年七月七日(星期三)下午二時至三時二十分
  • 地點:臺北世界貿易中心聯誼社三十三樓聯誼廳
  • 出席人員:(詳簽到單)
  • 主席:邱教授聯恭
  • 紀綠:李明煌、詹惟堯、涂人蓉、袁明格、陳凰榆、李翠珊、陳淑貞
  • 討論事項:民事訴訟制度之改革、合議制度之落實
  • 上午之討論實已討論至下午第六場次之議題,並已獲得結論,換言之,已提前一個場次的時間,本場次進行之結論可否作如下之處理:即第三十一頁「除小額訴訟及簡易訴訟程序外,第一審以採行合議制」之提案,與第三十三頁之「合議制度之落實」議題有關,均請一併討論(無異議)。

    第七場次再來討論臨時動議,方才有委員反應國民參審制度可分甲、乙兩案,提大會裁決,法官年輕化等問題均亦均可酌加處理。

  • 〔聯合發言〕
  • 第一組聯合發言:陳敎授惠馨、李敎授震山、李律師念祖、姜律師志俊、陳律師清秀,由陳敎授惠馨代表發言
  • 一、目前合議制度執行情形

    ㈠法官積案太多,未能落實。

    ㈡沒有記錄經驗,無法傳遞。

    二、為何要落實合議制:

    ㈠法官律師爭點處理、認定事實能力之加強,可透過合議制落實而達到。

    ㈡在目前我國法律不斷變動過程,新的案件類型法官如何就具體個案認定事實、適用法律,均有所猶豫、及不確定,合議過程可以協助統一適用、解釋法律—此從民間團體要求擴大合議可以看出Q

    ㈢透過合議審判來訓練年輕法官。

    具體方法: 

    1. 評議過程要記錄—目前有法官助理應可將不同意見以書面呈現。

    2. 一、二審評議紀錄,定期作整理公布,三審合議評議過程應放於判決書中。

    3. 主筆的法官應明白列出—

    未來法學教育應將理論、實務加以配合,因此許多課程應聘實務工作者參與,律師有其答辯狀,辯論狀,法官則可從其主筆判決中評定其素質。

    4. 簡易案件不要完全獨立,考慮立法時,對特殊案件加以規定合議制。

  • 第二組聯合發言:林院長大洋、鍾院長曜唐、楊秘書長仁壽、莊庭長崑山、彭評事鳳至,由林院長大洋代表發言。
  • 一、合議制之主要目的端在使共同參與審判之法官能集思廣益,避免獨任法官之偏狹。目前合議制所以未能發揮應有之功能,殆在於審判長與陪席法官均在審判審判期日或行言詞辯論期日始行介入案件之審理,至於在調查期日或準備程序期日則未與焉,馴至真正參與案件審理之時間過於短促,兼又由於本身之案件忙碌,無暇詳閱卷所致。故欲落實合議制度,吾人認為應減少法官之工作負擔,然後朝左列各點努力: 

    ㈠民刑事合議審判之案件,各法官應詳細閱卷。

    ㈡評議記錄得於審判後,由一定之利害關係人(如當事人、訴訟代理人及辯護人等)依法定程序申請閱覽。(民事訴訟法第二百四十二條參照)

    ㈢第三審(法律審)之判決書得附記不同意見書。蓋終審不同之中性法律見解,不妨供當事人及外界參考。

    ㈣至於卷證資料是否必須提供給每位參與審判之法官各一份,衡諸過去實施之經驗效果不彰,且提供給審判長及陪席法官影印之資料,常有不清晰之處,造成閱讀上之困難,此一問題似可由各庭依實際之需要自行決定。

    ㈤又關於事實審之判決書,似不得附記不同之意見書,蓋事實審之不同意見常涉及對事實之認定,如附記在判決書,則主張不利於當事人之法官,不免受當事人之懷怨,心裡威脅太大,且法官之不同意見書已記載在内部之評議書,依修正後之規定,當事人可聲請閱覽,自無在判決書附記之必要。

    二、關於民事訴訟制度之改革: 

    ㈠我國現行民事訴訟制度,除小額事件及簡易案件外,其餘係採三級三審制,其中第一審係事實審,第二審則續行第二審之言詞辯論(續審主義),第三審則為法律審。此種制度之設計,對於當事人權利之保障本較周密,惟實際運作結果,當事人往往視第一審為過渡之階段,大部分之訴訟資料均保留至第二審時始行提出,致遽增第二審之負擔,又第三審由於側重具體個案救濟之傳統觀念,未能嚴守法律審之界線,發回更審之比例甚高,使得二、三審之案件永遠難以消化,馴至我國之法院結構成為舉世所罕見的圓筒型審判系統。

    ㈡由於二審民事法院採取續審制(民事訴訟法第四百四十七條),導致當事人忽視第一審之訴訟程序,徒增訴訟制度利用之成本,自有改弦更張之必要。又第三審法院係屬終審法院,應以審查下級法院適用法律有無錯誤及統一法律見解為其任務。至第一審法院則應成為事實審之中心,如此始能構成一個理想中的金字塔型(或稱圓錐型)的審判系統。

    ㈢為配合金字塔型審判系統之建構,一審法院應引進資深績優之法官,落實合議制之功能,加強調查證據及認定事實的能力。

  • 第三組聯合發言:黃社長肇松、尤律師美女、張社長作錦、簡委員錫堦、吳理事長運東,由黃社長肇松代表發言。
  • 主席及各位先進,首先要謝謝張代表作錦、簡代表錫堦、吳代表運東、尤代表美女讓我有這個發言機會。

    基本上我認為只要不違背司法威信及審判獨立之精神,我們審判的過程,尤其是合議制的過程,應達到最大程度的透明化。早上中正大學江代表提到司法改革很緩慢,誠哉斯言。民主改革可透過選舉來作改變,而司法改革的困難程度尤甚於民主改革。因為其牽涉到極為深層的人民權益、社會情緒與社會價値,所以司法改革我們要尋求all the possible ways來推動。那怎麼樣營建一個全民關切、全民參與的司法改革環境,我認為是成敗關鍵,其中媒體就是個很重要的關鍵。

    司法與媒體以往若即若離,司法人員對媒體大多數採躱避態度,極少部分願意溝通,但從促進整個司法改革來看,媒體確實扮演不可忽視角色,司法與媒體應該是相輔相成,司法可透過媒體無所不在傳播的力量對民眾進行法制教育,彰顯法制精神。以屏東鄭太吉案為例,最高法院可透過這樣一個定讜的案子,將合議制判決過程作成司法教材,告訴民眾沒有一個健全的司法是我們民主政治無法堅實落實的一個很好例子,但最高法院公佈時並未有判決且未以鄭太吉的名字掛名公佈,一般人無從注意。

    以上是我們認為整個司法過程應該盡量透明化的道理,所以評議紀錄應該在審判定鏍後對媒體及民眾公開,讓媒體產生監督力量,同時也應附記不同意見,讓民眾瞭解這樣的判決跟起訴的心證過程是怎麼一回事。只有有效的輿論監督,司法改革才有希望,謝謝大家。

  • 〔個別發言〕
  • 本席就判決書可否附記不同意見,表示如下: 

    判決書得否附記不同意見書,可突顯不同法律文化觀念,大陸法系國家原則上均不許可,英美法系國家則視為當然,其背後實代表對法官、法院與法律的不同認知。大陸法系國家視法官為法律意志的傳達者,法院為一體而無法官的個人意志,英美法系則以法官為正義化身,其見解即為法律,且多為選舉出身,有執業經驗,個性鮮明,與大陸法系法官不同,故在英美法系國家的法官於合議時,附記不同意見寧為常態,故司法院不同意附記不同意見的立場可以理解,但若從司法改革整體方向從「歐規」轉為「美規」,諸如刑事改採當事人進行,法院朝一元化,法官從律師中產生,以評鑑代替考核等,均可看出此一方向,會議如何在「歐規」的法律體系上順暢運作「美規」的制度,包括諸如判決書附記不同意見書問題,需要司法當局在規劃時具有更宏觀的思考。

  • 本席僅就一—四強化第一審之事實審功能中提案三:除小額訴訟及簡易訴訟程序外,第一審應採行合議制發表意見如下: 

    第一、審判體制的結構,原則上第一審由法官一人獨任審判,第二審由法官三人合議審判,第三審由法官五人合議審判,這是一個合理的制度設計,如第一審即採行合議審判,可能會混亂制度設計。

    第二、人民所需要法院提供的服務,是優良的裁判品質,而優良的裁判品質,與審判體制獨任制或合議制無必然的因果關係,以我個人在最高法院十三年的經驗,第一審判決比第二審好的,所在多有。

    第三、第一審受理的民事訴訟事件,除了小額訴訟及簡易訴訟程序事件之外,非必盡然是繁難複雜的事件。而人民所需要的法院裁判,是既快又正確的裁判。若第一審的通常訴訟程序事件,不分繁簡,一律合議審判,必定使訴訟終結遲緩,非必合於當事人的本意與利益。

    第四、就實際面言,目前第一審法官缺額嚴重,案件負荷奇重,比如說台南地方法院庭長有四個缺,每位庭長以下所屬有七位法官,庭長除事後要審閱其裁判外,還要開庭及負責行政事務,而且每週有四次合議庭,這樣負荷庭長無法負擔。如通常訴訟程序事件一律合議審判,法官負擔加重,求其有良好的裁判,難上加難。

    第五、但將來如法院案件減少,且法官員額充裕,本席亦不反對我國開先例在第一審通常訴訟程序事件即由合議審判。

    時間已到,不知主席是否有何指教?

  • 法官員額有無較客觀標準?初步估算為何?

  • 照我個人看法,在第一審的法官每個月負擔審理的案件訴字案能夠在三十件以下,那麼每一個案件要行合議制是可行的。

  • 主席、各位代表大家好。

    本席僅就合議制度之落實發表幾點意見: 

    第一、合議制度的設計本來是避免獨任制的偏激及思慮不足,由多數人共同參與審判,較能獲得公正合理的裁判,對裁判品質的提昇,應該是有很大的功能。不過剛才有幾位法官代表很遺憾的表達,因為現在案件太多,所以經常發生違反合議制的現象,相信到法庭參觀過的都可以發現這種情形,這是和合議制度精神相違背的。

    第二、法官、檢察官擔任偵審工作,是執行神的工作,判斷人的善惡,事件的是非,是非常神聖及榮譽的職務,與一般公務人員不相同,所以社會上對於法官的期待也是很高的,不但要有高度的智慧,仁慈的心腸,強烈的責任感,對被告有罪的判決是替天行道,正義的伸張;如果對被告為無罪的判決,是還給被告清白,絕不是恩惠,只要每位法官人人都有上述的觀念,合議制度才能落實。謝謝。

  • 關於「合議制度之落實」,本人贊成評議紀錄得於審判後閱覽,判決書得附記不同意見書。茲對後者略表意見如下: 

    一、法官不僅應依據法律獨立審判,且應秉持「良心」審判,而附記不同意見書正可維護法官之「良心」。

    二、附記不同意見書,可使法官以更負責之態度從事審判。因為,一位法官法律素養之良窳,以及審判之認真與否,在某種程度上,可透過此種制度呈現出來。

    三、司法威信應建立在審判之公正性及正確性上,而非法官表面上意見之一致上(實際上未必一致)。大法官解釋因為不同意見書之發表,非但未減損司法威信反而提升大家對大法官之評價,可資佐證。

    四、目前上訴比率居高不下,已無增加訟源之空間,所謂附記不同意見書會增加訟源之說法難以成立。

    吳律師志清對於本問題,我們的看法是評議紀錄於評議後應附於卷宗允許訴訟關係人閱覽,同時判決書亦應准許附記不同意見,理由有下列幾點:

    一、訴訟是解決紛爭最後的文明方法,法院是正義最後的防線;作為正義最終守護者的法官,自宜具有為自己所作判斷負責的擔當。評議記錄的公開及不同意見的公布,則為表現擔當最具體的方式。

    二、司法威信的建立,以當事人對於法院裁判折服的提昇為根本途徑;而昭折服的不二法門,則為心證形成原因的透明化,評議紀錄的秘密徒增當事人猜疑,無助於司法威信的提升。

    三、不同意見的公布,有益於正義的實現,即所謂真理愈辯愈明;縱使當事人因援用原審判決書不同意見的記載作為上訴理由而推翻原判決,正顯示原審多數意見仍有斟酌餘地,因此所形成之確定判決,受不利裁判之當事人亦可減少遺憾。

  • 本席有下列幾點意見:

    一、對於第一個問題,即普通案件第一審是否要全部合議,本席認為為達到第一審成為事實審重心,自應加強第一審法官之素質及歷練,故以候補法官充任第一審法官自屬不宜,如何加強第一審法官之歷練,應視人員充裕與否而定,如人員非常充足,訂定以合議制作為第一審審判,最好不過;不過,仍應考量現實之困難,而應以資深法官獨任審判為優先目標。制度的改造與人員的歷練,二者互為因果,訴訟制度採金字塔型後,二、三審人員減少,可以儘快充實第一審法官素質,如果要第一審法官充足後再作訴訟制度之改革,則整個改革遙遙無期,這是各位應注意的。

    二、判決書附記不同意見書,以第三審即法律審之法律見解為限,事實審除法律見解外,大部分均在就事實認定作敘明,且其法律見解亦非終審,自無附記不同意見書之必要,以減輕法官工作負荷。

    三、關於評議簿(即評議紀錄)有無公開之必要部分,本席認為: 

    ㈠評議簿記載均僅主文或理由要旨,無法看出評議經過,想要以評議簿公開閱覽,來達到落實合議制,是不可能的。

    ㈡如允許閱覽評議紀錄,會有影響法官人身、財產或住家安全之虞。因有些情緒化之當事人,對不利其見解的法官可能會有不利之舉動。

    結論是根本不必要閱覽合議簿,不如加強裁判書的不同意見書之記載較具實效性。

  • 提案三、第一審應採行合議制: 

    一、個人完全贊成第一審審判應採合議制,且評議紀錄應於審判後能閱覽,及判決書得附記不同意見書。

    二、目前我國第二、三審及第一審重大案件,均採合議制,約占全部訟案半數以上。

    三、目前評議如陪審法官不表示意見,依例簽名,難發揮預期功能。

    四、大法官會議獲肯定,其方式應參照,且應採取下列措施: 

    ㈠合議庭每一位法官,應人手一卷,須花費一些經費,但是是値得的。

    ㈡庭員對於評議結果,如有不同意見,可提不同意見書。

    ㈢合議案件以庭為分案單位,裁判如有違誤,除有不同意見者外,應共同承擔責任。

  • 一、落實合議庭的評議制度

    按規定發表裁判意見應明載於評議簿上,永久保存,評議意見作為將來考績及辦案成績的依據。

    二、恢復過去的審限制度及考績制度

    司法院過去為了提高裁判品質,延長或廢除施行甚久的審限制度及考績制度,但人是惰性的動物,以致造成目前案件重大遲延,尤以一、二審民事案件為甚,過去之審限制度遇有案件繁雜等情形,經院長批准,得予延長,並無扞格,而過去的考績制度,對於審判獨立並無影響,惟目前除非有具體不法事證,一律甲等,對於好的法官沒有鼓勵作用,對於不盡職的法官,沒有警惕效果,應恢復過去的制度,以解決目前一、二審積案之窘境。

    三、加強法官及律師的人格精神教育

    徒法不足以自行,再好的制度,還是人在執行,所以「制度」與「人」應並重,甚至「人」重於「制度」,故除了提升法官及律師的整理爭點、調查證據等能力外,宜在司法官訓練所及律師職前訓練及在職進修時加強法官及律師的人格精神教育課程。 

  • 一、要探討如何落實合議制,首先應探究的為為何合議會如本案背景說明所提的評議功能不彰,我個人以為有兩個原因:㈠評議過程不公開,缺乏監督機制;㈡案件負擔沈重,再認真的法官也僅能在自己受命的案件詳細閱卷審理,行有餘力再撥出所剩一點點時間精力來合議。 

    二、就第㈠點而言,其實評議過程是帶著濃厚的說理說服的過程,最後結論有被說服的,有堅持己見的,重點是落實權責相符,要讓曾經堅持的不同意見留下紀錄,而且讓這個紀錄可依一定法定程序公開供閱覽。

    三、就附具不同意見書而言,個人肯定其理想性,惟目前法官案件負擔沈重是落實評議功能之最大障礙,已如前述,同一障礙原因還存在的條件下,要曾經堅持不同意的法官再書寫壹份不同意見書,恐怕與理想會有一些落差。再由另一個角度觀察,一、二審事實審,以刑事判決而言,在當事人的立場,一個事實,同一判決有兩個法官不同認定,尤其在有罪、無罪間,以我國人民的法律感情來觀察,必然加深他們對司法高深的迷惑。

  • 一、法官案件工作量的壓力一直很大,如何讓法官能在一個合理的工作量下工作,需要大家共同思考,否則法官的工作負荷不合理,又要求他必須落實合議或必須限期結案等等,都是很困難的。

    二、法官應不應有考績制度?基本上我們認為法官不應有甲等、乙等之別,以人民的角度來看,人們一樣繳稅,為什麼給我二等的法官,而不是一等的法官?問題應是「法官淘汰制度」而不是考績制度,我們之所以不敢主張廢除法官考績制度,是為它背後的考績獎金。

    三、案件應否限期結案?我們認為審判是良心工作,若要讓案子真正好好的審理,可能需要時間,若限期結案,法宫也有對策,案子隨便出手,結果糾紛仍然沒有解決,正確的判決結果,恐怕比快速判決更符合人民的期待。

  • 主席指教有關小額及簡易訴訟程序外,第一審是否採合議制?司法院有一立場,衹要對人民有利益,衹要司法院做得到的,我們一定全力以赴。合議制之採行有助於裁判品質的提昇,我們也一直朝此方向改進中,當法院員額達一定額數後,我們一定會去做,事實上我們已開始嘗試性的在做,是從一些較為重大的民事案件去改進。司法官訓練所第三十八期已結訓,明年第三十九期,到四十期以後,預計法官員額可達一千四百位左右,我們認為這樣已足夠,將來可不必再招考法官,而是要從律師、學者或檢察官中遴選優秀者充任之,並朝著法官是一個特殊公務員來做。有關法官職等,尤其當金字塔型訴訟制度完成以後,一審就有十四職等的法官,屆時,地方法院有如此優秀、經驗之法官,且漸進式採取合議制度,相信一定能達到各位代表之要求。

    其次,評議紀錄得移審判或閱覽,事實上法院組織法規定三年内保守秘密,換言之,三年以後祇要依法定程序或訴訟脫離審級,當事人即可隨時聲請閱覽。

    有關判決書是否得附記不同意見書,英美法系與大陸法系不同,但是我們也願意附記不同的法律意見書,惟應限於法律審,以免給對造可以上訴之理由,互相以子之矛攻子之盾,對法院造成重大影響。

  • 剛才聆聽最高司法行政當局意見後,在場代表有無要求補充說明?

  • 剛才有一位代表說法官應該有血有肉,要有靈魂,要培養法官有其特有的人格特質,請問秘書長,現在法官訓練所仍歸法務部主管,您是否能期待講求服從性高的法務部真能幫司法院培訓出有血、有肉、有靈魂的法官出來?

  • 一、剛才本人離席,故不知所謂的靈魂教育是何所指,但本人認為,判決書内容要有血有肉,讓老百姓看到判決書即知正義在這裡,就是有血有肉。

    二、因此我們希望司法官訓練所由司法院主管。 

  • 今天很多提案均牽涉到法官、律師之訓練必須有一貫的政策的研擬基本問題。

  • 一、司法機關之院部,應面對國人對司法信賴之低落這嚴酷事實,多聆聽來自法學界、社會各界之意見,並以此可用之社會民氣、壓力、在院、部内推展改革。

    二、法學界應多提理想方案,以供實務界參考。考慮實務界之困難,應有一定界限。

  • 非常感謝李教授的指教,事實上,司法改革會議的目標本來就是在這裡。各位的高見,我們均衷心接受。一定會朝著這個目標走。

  • 個人剛才所提「司法官訓練所」仍隸屬法務部是有前提條件的。必須是在廢除法官考試,落實候補法官制度,由檢察官、律師、學者任職一定年限以上轉任為條件,且法官的職前訓練由司法院自行辦理後,目前的司法官訓練所應正名為檢察官訓練所,以免審、檢互爭司法官訓練所的管轄。

    司法人員的訓練,行政官僚介入越少越好,應揚棄目前軍事訓練的管理方式,課程、師資應多實務,並著重獨立行使審、檢職權的養成。

    有關法官靈魂的訓練,其實是不需要的,法官不需要訓練,而著重在職研修,來養成有靈魂的法官。

    未來改革方向,法官將遴選自律師、檢察官及學者,法官不再從考試進取,就不需要司法官訓練所的軍事管理方式的訓練,所以,重要的是減少行政官僚介入訓練,改良課程、師資。因未來只有律師及檢察官有考試及職前訓練,所以可同意訓練所仍隸屬法務部或正名為檢察官訓練所為宜。

  • 剛才討論的最後幾個案,牽涉到裁判品質的提昇和監督,以致於黃瑞華法官又提到法官的養成教育問題,法官的養成教育問題,必然會牽涉到法官和律師間「法曹一元化」之制度何去何從。從裁判品質提昇延伸的問題,我們須否在本小組正式作成一個決議?亦即「法官的靈魂或者情操、知識能力、素養的提昇,必須作一個經常性的、全面性的政策的考量,故最好由司法院主管,並且司法官訓練所應儘快移由司法院主管,五年前司改會幾乎全場一致通過照剛才本人提及之方式來做,成立委員會,由司法院代表、律師界代表、學界代表組成,此五年前之決議能否在今天再做一次確認通過,請明天的全體會議執行,關於此點各位有無意見?

  • 一、法官將來是遴選產生而非經由訓練產生,故將司法官訓練所移由司法院主管來訓練法官,顯有矛盾,本人不能贊同。

    二、目前我們已依五年前司改會議之決議,由司法院、法務部和考試院各派員組成一個訓練委員會,決定司法官之訓練,再交由司法官訓練所執行,完全符合五年前司改會議之運作方式,若現在變更以前之決議,仍由上述人員組成委員會,無多大實益。

    三、本人係司法官訓練所訓練出來之人員,深知短期之法官訓練,無法養成優秀的法官,必須加以在職訓練。

  • 我們先休息,下場再繼續就剛才之提案作成結論,若仍有時間,再討論臨時動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