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次會議書面意見)
  • 法官之資格與任用

    一、法官職司審判工作,定分止爭,且爲法律之守護者,故其任用,應具備一定之資格,誠屬必要。

    二、我國現行制度,法官只需考試及格,並經一年半之司法官訓練,即可充任候補法官職務,擔負審判重任,依實證考查顯示,自難達成裁判妥適之要求,因此多數人士認定由具備一定資歷、經驗者充任,亦有必要。

    三、刑事庭之法官,因斷人生死,常影響受裁判者生命、自由之權利,更需要由有相當閱歷之人充任,故如明定審理重大刑案之法官,應由曾任檢察官職務之法官中優先挑選任命,其認事用法,將必更爲妥適。

    四、其次,法律審之法官,應以其法理硏究,思想觀念、操守風格等條件選任,而非重視其司法經歷,故最高法院法官似不必均由高等法院法官升任,而可由學有專精之法學教授,或執業二十年以上素孚學養聲望之律師派任,此如美國聯邦上訴法院法官多數由法學家或律師選任,並不由地方法官升任可資參考。

    五、我國現行制度規定法官、檢察官同爲司法官,故考訓合一任用保障亦多相同。律師爲在野法曹,雖非公務員但將來因執業一定期限後,如可派任爲法官或檢察官,則有必要與司法官考訓合一,以保障其勝任司法官工作。

    六、現行候補司法官充任實任司法官之期限僅爲五年,且淘汰制度未臻完備,致歷練不足,似有再行延長之必要,尤其實任司法官如有助理或事務官協助,且擔任獨任制司法官或擔任重大刑案之偵查者尤有必要。

    七、司法院定位將改爲審判機關化,並淡化司法行政色彩,而司法官訓練所係屬司法行政事項,司法院沒有爭取之理由。

    八、法官、檢察官、律師考訓合一,司法官訓練所是培訓機關是在派任之前存在,不涉及審判獨立問題,司法院亦無主張改隸之理由。

    九、訴訟經濟、國家財源仍須考慮改隸問題,牽涉立法修法問題工程浩大宜請三思。

    十、法官將經由「甄選」產生,檢察官隸屬法務部,而律師目的主管機關亦是法務部,司法院實無介入之理由。

  • 一、司法官俸給不宜以「倍數」計算,因將導致待遇調整數額之巨大差異。以三倍爲例,如一般公務員調整一萬元,則司法官須調整三萬元。

    二、國家整體資源每年進行分配,此項過程,不能視爲對有關機關的「干涉」,例如對國防經費的硏議,就不能影響軍隊的獨立性。

  • 一、贊成法官、檢察官、律師合一考選、養成制度。

    二、候補法官候補期間應爲五年,前三年僅得擔任上級審法院之助理法官,第四年擔任合議庭陪席法官,第五年擔任簡易庭法官或受命法官。

    三、司法官訓練所應改隸司法院,以確保其爲司法體系組織之一環。

    四、法官爲特殊職之公務員,爲確保其獨立審判之地位,應制定法官法以規範其法律地位,不應有官職等之分,按年資採單一俸給制,不另給付司法專業加給。

  • 司法官訓練所應否改隸司法院問題,爭議固然甚大,但參照日本、韓國制度,以改隸國家最高司法機關爲允洽。

  • 一、司法官俸給不宜以「倍數」計算,因將導致待遇調整數額之巨大差異。以三倍爲例,如一般公務員調整一萬元,則司法官須調整三萬元。

    二、國家整體資源每年進行分配,此項過程,不能視爲對有關機關的「干涉」,例如對國防經費的硏議,就不能影響軍隊的獨立性。

  • 一、贊成法官、檢察官、律師合一考選、養成制度。

    二、候補法官候補期間應爲五年,前三年僅得擔任上級審法院之助理法官,第四年擔任合義庭陪席法官,第五年擔任簡易庭法官或受命法官。

    三、司法官訓練所應改隸司法院,以確保其爲司法體系組織之一環。

    四、法官爲特殊職之公務員,爲確保其獨立審判之地位,應制定法官法以規範其法律地位,不應有官職等之分,按年資採單一俸給制,不另給付司法專業加給。

  • 司法官訓練所應否改隸司法院問題,爭議固然甚大,但參照日本、韓國制度,以改隸國家最高司法機關爲允洽。

  • 法官之人事改革

    法官斷人是非,決人生死,身分極爲重要且特殊。因此,法官應本於良知,依據憲法及法律,獨立審判,不受任何内在或外在之干涉。但我國長期以來司法常淪爲統治者用以統制社會,甚或用以維護政黨或其他特殊利益之工具。法官則被定位爲具上命下從權力關係之一般公務員,故據此所訂定之法官人事制度便多所缺失。例如,法官之官等職等區分,有上官下屬,使得法官形同科員;考績制度,干預司法獨立性;法官之養成與遴任管道太過狹隘;初任法官者過於年輕,閱歷不足,難能博取民衆信賴;專業性不足;未有不適任法官淘汰機制……。因此,

    1. 應考慮取消先行考管與官職等規定,訂定法官法,以建立獨立行使職權之制度。

    2. 強化法官自治。透過法官法立法明訂,法官會議爲法院行政之最高權力機構;取消現有以「長官」考績考核之方式,而改由法官會議執行法官之職務監督。法官會議有關職務監督之決議,應送交司法院人事審議委員會,法官對之亦得向人審會聲明異議。

    3. 在現制下,應落實候補制度,以彌補年輕法官資歷不足之缺失。

    ※我國法官係通過司法官考試後,經一年半受訓期間便成爲「候補法官」,理論上候補五年期間,旣然是候補就不應辦案,但實務上,目前僅前一年或前半年不得一人辦案,之後便可擔任審判工作。

    ※德國、日本也是以考試來錄取法官,但是因他們必須確實做到五年候補制,所以法官在獨自辦案以前能夠有一定經驗的累積。

    ※美國的法官則必須從有經驗的律師、檢察官中產生,至少有十年以上的資歷才有資格成爲法官。

    4. 法官遴任方式應做調整。長期而言,應逐步廢除法官考試,改設司法人員考試,通過考試者,得依自由意願擔任檢察官或律師。檢察官、律師、學者任職一定年限以上,始得被遴選爲法官。

    5. 加強法官專業、成立專業法院專庭。加強法官專業之養成、在職訓練,例如司法官考試列入專業法令科目,法院制度設計能累積專業經驗。成立專業法院或專庭,如勞工、家事、少年之專業法院,智慧財產權等等之專庭。

    ※應加強法官、檢察官甚至警察、調查人員之人權觀念(人權教育)。過去專門培訓法官、檢察官的司法官訓練所所提供的教育内容,教導的是服從、紀律等旳觀念,並没有所謂的「人權觀念」。目前司法訓練課程雖有所改進,但對人權觀念的建立仍然缺乏,故應於司法官訓練課程中加強人權教育。

    6. 成立法官評鑑委員會,委員應包括一定比例之法官,檢察官、律師、學者、社會公正人士。並應公佈評鑑結果,淘汰不適任之法官。

  • (第二次會議書面意見)
  • 就不同專門領域案件,設專業法院或專庭,應先考慮成立「家事法院」,統合辦理家事事件與少年事件,設立中之少年法院宜往此方向設計。

  • (第三次會議書面意見)
  • 一、法官之產生,宜採雙軌制:

    ㈠經司法考試及格,於司法硏習所硏習二年,任候補法官九年,始予實授,以增益其歷練

    ㈡從檢察官、律師、法學教授中遴選。但其遴選應有客觀公正之標準及程序。

    二、現行法院組織法涵蓋法院與檢察機關,未必妥當,而法官法草案就檢察官設準用規定,亦未必適切。似宜將法院組織法法院部分及法官法草案法官部分統合規定,稱之爲「法院法」;而將法院組織法檢察機關部分及檢察官統合規定, 稱之爲「檢察署法」。

  • 長久以來,法官、檢察官操守屢受質疑,人民對司法的信賴度一直偏低,而在野法曹之律師不肖、不稱職者亦時有所聞,實有必要建立法官、檢察官、律師評鑑制度及不適任法官、檢察官、律師淘汰制度。

    關於法官評鑑制度及不適任法官淘汰制度,應明定於「法院法」中;關於檢察官評鑑制度及不適任檢察官淘汰制度應明定於「檢察署法」中;關於律師評鑑制度及不適任律師淘汰制度應明定於「律師法」中。惟不論何者,「評鑑」、「淘汰」,均須有客觀公正之標準及程序,尤其應有申訴之機制。

  • 法官、檢察官之評鑑有其必要性,從人民對司法之期待可知:

    一、操守良好;

    二、開庭準時,態度良好;

    三、裁判品質提昇。

    評鑑事項應係刑事處分、行政懲戒以外之事實及行爲,如品格操守、辦案態度、審判品質、人格特質等。

    評鑑制度法制化,如訂定「司法官評鑑法」。

    設置評鑑委員會,委員宜由審、檢、辯、學各派公正人士參加,遇評鑑事件時,抽籤決定該案之委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