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時間:中華民國八十八年七月七日(星期三)下午三時四十分
  • 地點:世界貿易中心聯誼社黃白龍三廳
  • 出席人員:王如玄、王錦村、朱坤茂、朱武獻、朱楠、呂太郎、李家慶、吳英昭、吳豐山、林子儀、林永義、林國賢、林錦芳、周占春、韋端、莊碩漢、許慶復、張升星、張世興、張富美、陳猷龍、陳錦隆、越方如、曾勇夫、黃文圝、黃立、黃宗樂、黃國鐘、黃教範、黃榮村、廖義男、劉光華、劉幸義、劉瑞村、歐育誠、盧仁發、蕭新煌、謝啓大、顏大和、魏千峰、魏早炳、蔡明憲、林益山
  • 列席人員:蔣處長次寧、張廳長瓊文、鄭法官小康、劉法官介中、楊簡任秘書燕桐
  • 主席:城副院長仲模
  • 紀綠:江美容、劉麗芬、方蘊明、陳玉華、洪西東、雷超智
  • 陸、會議決議: 
  • 一、關於「建立律師評鑑制度」提案: 
  • 律師與法官、檢察官均為司法制度不可或缺之一環,在權責相符原則下,應予肯認,應研究結合社會民眾、法官、檢察官、律師共同參與。律師評鑑應與律師懲戒制度相結合,其於實體面與程序面應予法制化,方式可參照法官、檢察官評鑑制度,組成評鑑委員會,辦理評鑑相關事宜。如符合法定事由,得依法移付懲戒,若確屬不適任之律師,應予淘汰。
  • 二、關於「健全律師懲戒制度」提案: 
  • 參照司法院釋字第三七八號解釋,於高等法院、最高法院分別設立初審、終審之法庭,程序應訴訟化,採言詞辯論、直接審理,對審制度。至其他詳細規定,再予斟酌。
  • 三、關於「強化律師自治」提案: 
  • 律師自治屬重要問題,至主管機關誰屬,律師公會屬何性質,懲戒方式等,在制度周妥前仍維持現制。
  • 四、關於「落實司法獨立—反特權、反貪污、反黑金、反干預」提案: 
  • 建請司法機關訊速辦理、明快審結,並依下列原則處理: 
  • ㈠選舉相關之司法案件,應儘快審結。
  • ㈡應公布涉案立委等民意代表名單,涉案民代如情節重,大應限制其出境。有關機關應監督所屬於立法院休會期間,儘速審結。
  • ㈢限制涉案經確定判決,在一定刑度以上者,不得參選。
  • ㈣落實司法内部、外部獨立。
  • 五、關於蔡委員明憲所提「司法官的成教育—法學院之組織」提案: 
  • 「法學院得不設學系,而依法律專業領域分設研究所。教師歸屬研究所;學生直接歸屬法學院,得分設學士班、碩士班與博士班。」之意見應予重視,由司改會轉送教育部參考辦理。
  • 六、表決事項: 
  • ㈠關於「司法官訓練所應否改隸司法院」提案,以兩案表決: 
  • 甲案:維持現制。
  • 乙案:改隸司法院。
  • ㈡關於「檢討現行法曹考訓、養成之過程及加強法曹在職教育,以提昇法曹之素質,保障人民權益提案,其中考訓制度之改革,以兩案表決。
  • 甲案:法官、檢察官、律師合考分訓。
  • 乙案:法官、檢察官、律師合考合訓。
  • ㈢關於「制定檢察官(署)法,並明定檢察官之身分保障」提案,以三案表決: 
  • 甲案:關於檢察官之身分準用法官法。
  • 乙案:關於檢察官之身分,制定司法官法共同規範之。
  • 丙案:法官與檢察官之身分,制定司法官法共同規範之。
  • ㈣關於「法官的資格與任用」提案,其中法官之任用,以兩案表決: 
  • 甲案:單軌制(法官考試於九十六年底前完全廢除,改由檢察官、律師、學者(具有任用資格者),再任職一定年限以上者,經遴選任之,並應設立轉任之年資換算辦法)。
  • 乙案:雙軌制(維持現制)
  • 以上表決由工作人員現場清點總票數後彌封,另擇時間會同出席人員若干人清點票數。
  • 七、附帶建議事項: 
  • ㈠建議考試院對律師考試,盡量增加錄取名額。
  • ㈡建議成立監督機制,以監督本次大會決議之執行。
  • 柒、會議發言: 
  • 本次會議就上次會議已登記未發言完畢部分繼續發言。請林益山委員發言。

  • 我非常的敬佩與贊成蔡委員明憲的提案,司法應獨立—反特權、反黑金、反貪污及反干預。即以目前立法委員開會時,黑道立委橫行打人的惡劣架勢,實在令全國人民痛心與扼腕。司法單位應排除特權,對於犯罪之人不管其身分如何應嚴辦到底,不可衹打蒼蠅而不敢打老虎,徒令特權橫行、黑金充斥於各界,而斷送了國家與社會之前途。以一則笑話為例,曾有一屏東縣國小畢業生拒絕接受縣長獎,詢其原委,稱「因縣長被判處無期徒刑」,欲以「議長獎」換之,仍予拒絕,亦稱「因議長被判死刑」,此實為莫大諷剌。關於蔡委員所提「落實司法獨立—反特權、反黑金、反貪污及反干預」提案之具體方案,本人非常贊成,並認為應形成共識,徹底執行。例如其中第三點「限制刑事涉案者,經判決確定在一定刑度以上,不得參選」,一旦形成共識付諸實現,則有黑道背景者,無參選資格,更遑論當選。此外,本人亦十分贊成台大法律系主任林子儀,及政大黃立教授有關增加律師考試名額之意見,並請律師公會全國聯合會切勿一方面自認為是正義的化身,另方面卻又扮演阻礙公平競爭的黑手。

  • 一、支持劉幸義委員提案「司法官的養成教育環境—法學院之組織」,於大學法施行細則中,在現行規定之外加列「法學院得不設學系,大學部學生直接歸屬法學院」之精神。大學法正修訂中,且教育法令鬆綁亦為教改基本精神之一,法學院教育不能自外於一般大學教育之改革,且希望能作改革先鋒,由此案開始可擴及到其他更重要的法學教育改革(如林子儀與黃立教授之發言)。

    二、支持蔡明憲委員提案「落實司法獨立—反特權、反貪污、反黑金、反干預」。當民主的實質因為特權、黑金、貪污、賄選、與干預而作惡質發展時,司法竟無法介入,司法被政治試探時竟無強力反應,可說是今日司法公信力不振的主因之一,希望檢調系統能及早主動出擊,(尤其是先針對涉案的中央民代),法院不要告了不敢理,有人民全力支持,法院之判決即具有正當性。

  • 早上本人發言時,曾提起台灣的司法病了,我並不是危言聳聽,真的是已病入膏肓。過去四年在台北市訴願會,為保護市民的權益來把關,對象是市府各局處會違法的行政處分。今年二月進入監察院,接觸到大量的人民陳情案,其中有一半以上是司法案,件當碰到老百姓聲淚倶下訴說他們的悽苦遭遇時,我感到很徬徨。除了一再提醒陳訴人監察院不是第四審之外,其他我們實在使不上力。在院裡我們成立了三人專案小組,處理陳年老案,我還被推為小組召集人。在此特別拜託各位審檢辯代表,好自為之。

    個人在國外居住多年,或許旁觀者清,我想把個人的一些意見及觀察,提供給各位先進參考。司法界的病,有一些與法學養成教育有關,林子儀教授的發言已涵蓋了許多我的意見。另外司法界的病與律師、司法官考試制度有關。剛才黃立教授建議,放寬律師的錄取率,我十分贊成。在美國,律師的錄取率常高達百分之七十、八十,我們沒有理由將錄取率壓到個位數,這是非常不人道的,既然大學入學考試過去十年來,在人文社會科學及商學管理的學科中,法律成了考生的第一選擇,畢業後卻設了嚴格的門檻,無法讓學子取得律師資格,實在不應該。在座有考試院的代表,也有主計處長,我可以瞭解中央政府考慮到總員額、薪俸、陞遷及保障,而對於司法人員考試之錄取率嚴格把關,但是律師是自由業,其資格的取得可以考慮放鬆。剛才有人指出律師公會要求考試院設限,不宜錄取太多人,我沒有查證過,相信不致於如此。但是聽說在國家考試的評分委員竟然有人把分數打得很低,以致總平均分數無法達到五十分,如此實在是太過份了!

  • 本人提出以下幾點看法: 

    一、贊成制度改革重要,人的改革更重要,非常贊成將律師的改革,提出於陽光下檢驗。

    二、本人保證於陳長理事長任内,絕屬關於全聯會去函考試院請求限制律師考試錄取人數之事,至於是否有其他公會發函,請再查證。

    三、司法院已將裁判書類上網,可藉此監督律師辦案品質及法官、檢察官之裁判品質。

    四、有關蔡明憲委員所提律師每年應撥出一定時數,從事一定法律扶助工作,請見第一組議題資料第十七頁,同意以立法明定。

    五、有關移送懲戒機關,依律師法第四十條規定,限於高檢署、地檢署、律師公會。我贊成林錦芳委員之意見,放寬至包括法院,甚至法務部,將來連證管會等主管機關亦可移送。

    六、針對律師制度改革中提案二律師懲戒制度,提出以下二點看法: 

    ㈠贊成王如玄委員意見,建議修改法律,使律師懲戒程序訴訟化,並採直接審理原則。

    ㈡參酌大法官釋字第三七八號解釋意旨,修改律師法,將「懲戒委員會」改為「懲戒法庭」,即初審懲戒法庭與覆審懲戒法庭。

  • 一、同意蔡明憲委員所提反特權,反黑金等之具體方案。司法、檢察系統因迫於政治壓力,對民意代表涉及之案件遲遲不敢作處理。本人認為如無學界及其他團體之聲援,司法、檢察系統實在無法將案件辦下去。因此,如能於此次司法改革時形成共識,對法院、檢察官偵辦此類案件應有所助益。

    二、律師評鑑,宜由消費者團體或律師公會為之,而非由司法院或法務部為之,以免侵害私法自治原則。

    三、律師懲戒宜由律師公會自行為之,現行懲戒制度中,律師公會僅有移送之權限,但已發揮甚大成效,宜進一步擴大律師公會懲戒功能。

    四、建議律師公會、法官協會、檢察官團體,仿先進國家制度(如IBA或美國ABA),建立更週延之行為及倫理規管。台北律師公會已有律師業務執行及廣告規範草案,各大學宜設立法律倫理學課程,司法官、律師考試科目亦宜增設法律倫理學。

  • 一、贊成律師之評鑑與懲戒,但應注意律師評鑑與律師懲戒之區隔。律師懲戒程序應予訴訟化。律師之評鑑,可慮做律師專業之評鑑,以供人民選擇律師之參考。

    二、對於律師公會之主管機關,究應為法務部抑或司法院,除應思考律師之角色與司法院、法務部業務之關聯性外,亦應考慮司法院未來之定位。

    三、不論係法務部或司法院,主管機關所扮演之角色,不應消極地僅限於執照之核發,更應對律師之職前訓練與在職進修提供協助,尤其,對於律師職前訓練、在職進修之預算,尤應特別編列。

    四、律師公會應為法定之公益社團法人,以處理平民法律扶助、律師懲戒以及宣導法律常識。

    五、未來法官如係由律師、檢察官中遴選,應增加律師考試之錄取人數。

  • 上次會議登記發言之委員,已陸續發言完畢,謹依各委員之發言,作成以下之決議,是否可行?

    一、建立律師評鑑制度方面:律師、法官、檢察官同為司法制度不可或缺之一環,在權責相符之原則下,應予肯認。研究結合社會民眾、法官、檢察官及律師團體,共同參與律師評鑑制度,並與律師懲戒制度相結合。關於其實體面及程序面之問題,應予以法制化,其方式可參考檢察官及法官之評鑑方式,組成律師評鑑委員會,辦理個案評鑑,評鑑結果,得依法律規定移付懲戒,若確有不適任律師業務者,應依法予以淘汰。

    二、健全律師懲戒制度方面:參照司法院大法官釋字第三七八號解釋,於高等法院及最高法院設置初審及終審律師懲戒法庭,律師懲戒程序應予訴訟化,並採言詞審理原則、直接審理原則及兩造審理原則等,詳細之規定可再予斟酌。

    三、強化律師自治方面:所有委員認同律師自治極為重要,至於主管機關之歸屬、律師公會宜為何種法律性質、律師懲戒機關等問題,尚須進一步斟酌,在制度未全盤周妥前,仍維持現制。

    四、關於蔡委員提出「落實司法獨立—反特權、反貪污、反黑金、反干預」之問題,多數委員均表贊同,宜建請有關機關迅速辦理如下具體方案: 

    ㈠選舉相關之可法案件,應限期審結。

    ㈡應公佈涉案立委及各級民意代表名單,並應限制其出境。同時函請有關機關應監督所屬各機關(如檢察署、法院),於立法院休會期間,儘速審結立委所涉之案件。

    ㈢限制刑事涉案者,經判決確定在一定刑度以上,不得參選。

    ㈣落實司法内部、外部之獨立。

    另外,劉教授所提司法官養成教育環境、法學院組織一案之建議案,係在開會時臨時增加之議案,似僅有林子儀教授附議,多數委員未能於會前作充分準備,討論過程中鮮少就本問題發言,故該項「法學院得不設學系,而依法律專業領域分設研究所。教師歸屬研究所;學生直接歸屬法學院,得分設學士班、碩士班與博士班。」之議案,擬作成決議為:「本議案宜予重視,可再繼續研究。」,或許可引導許多學術界、實務界來談論此問題,將來三合一考試時,亦可讓各大學法學院就如何培養學生方面有其參考方向。

    上述之決議,各位委員有何意見?

  • 依剛才各委員之發言,提高律師錄取率部分,應可作成共識。

  • 決議第二項「關於立法院休會期間,儘速審結立委所涉之案件」,其文字似有掛一漏萬之情形,應包含各地方議會議長、議員及國大代表等,故建議修正為「在各級民意機關休會期間,儘速審結各級民意代表所涉之案件」。

  • 第二項決議依魏委員之建議修正。

  • 關於法學院組織之提案部分,本席係建議教育部修改大學法施行細則第三條,如須查證外國情形,可由網路查詢。又本次會議係屬建議性質,其結論並無法拘束立法院、教育部,法律上亦無拘束力,屬於建議性質之提案,是否須作保留研究之決議,相當於將此議題打消,似可再研議。

  • 關於劉委員建議修改現行大學法施行細則第三條,增訂第三項部分,是否以本會名義或劉教授個人參加本次司改會之名義送至教育部?因本案係臨時提出,與會人員未能充分準備此議題,如逕以本會名義發文,似非妥當。

  • 本人亦痛恨黑金,惟如依主席所作第二項之決議,本席認為係公然干涉審判,我們可建議法院限制民意代表出境,或建議司法院督促各級法院儘速審理此類案件,因限制出境乃一種處分權,若令法官限制其出境,顯然有干涉審判之嫌。若改建議性之言語,原則上可行,並請在座之蔡立委幫忙,於立法院會議期間,倘若法院函請拘提涉案立委,立法院如無正當理由,不輕易拒絕。如此,始有誠意協助法官辦案。

  • 剛才為落實司法獨立所作之四點結論,係委員之共同建議,在座者不只為司法界,尚包括社會賢達人士、學界代表,以建議方式建請司法機關提出迅速辦理明快審結之具體方案,較能讓老百姓知嘵。

    對於決議一、二部分,各位委員有無意見?(無異議)

    對於決議三律師自治部分,決議為「律師自治是重要事項,與會人員均贊成此觀點,亦肯認律師公會為法人。至其主管機關誰屬,律師公會為何種法律性質及律師懲戒機關等,尚須進一步斟酌,在制度未臻全盤周妥前,仍維持現制」。請問有無異議?(無)。另外,第四點改用「建議」、「引導」,並予以確認。第五點是劉教授與林教授所共提之建議,目的要送請教育部參考辦理。

  • 如果是送請教育部參考之建議案,則文字尚須修正。

  • 本人所提各方案,旨在提供選擇,彼此間並無矛盾,而且與司法改革之方向不悖。

  • 劉幸義教授的提案,由司改會轉送教育部參考辦理。(無異議)

  • 本人所提出增加律師名額之建議後,林子儀、林益山、張富美、黃教範、李家慶等委員均對此發言,並無反對意見。

  • 民國七十八年以前,律師高等考試錄取率的確較低,但自民國七十九年後,律師錄取係採下述原則:一、全程到考人數之百分之十六,二、專業科目成績及總成績不得低於五十分,這幾年來很多應考人之成績未達五十分,因此,錄取率仍未達全程到考人數之百分之十六,有錄取不足額之情形。

  • 律師考試錄取率低,對於法律學系畢業生而言,是不人道的。

  • 一、建議考試院只用到考人數百分之十六以上(或更寬)之標準。

    二、考試院對於惡意給低分之典試委員,宜不再聘請出題。

    三、請許慶復委員將上述建議帶回考試院參辦。

  • 可以保留及格之科目,因為若今年某科目及格,則明年難說不及格。

  • 附帶建議:考試院考選部對於律師考試,請儘量擇優提高錄取人數。(無異議)

  • 一、本組之討論共識,甚至於整個會議之共識,請各組協調小組及大會協調小組研究其因果關係及優先順序。

    二、有共識之部分,請司法院設一司法改革之常設機關,確實督導執行,以免於形式。

  • 司法改革,除制度之改革外,人之改革為另一重點,且為改革之源頭,茲分以下幾點說明: 

    一、法官之養成,長期應朝遴選之方向進行,具體遴選方法可再研究。

    二、增加律師錄取人數,以因應未來法官遴選之需求,並避免法官轉任律師或考試引導教學之現象。

    三法曹之在職進修,包括律師之在職進修,應予以法制化。

    四、應籌設專業法院或專業法庭,其法官應以遴選方式產生,較諸由專業人士參審或提供專業鑑定意見,更能作成業之判決。

  • 本次司法改革之重點,乃在建立以第一審為堅實事實審之金字塔訴訟結構,因此,如何使資深之法官留任第一審,以及如何遴任優秀律師、學者轉任法官,均有待法官俸給之確保以及各審法官職一^限制之取消。且憲法第八十一條明文保障法官俸給,但從歷年經驗,法官與一般公務員專業加給比例,每年遞降,形同變相減薪,因此,有以法律保障法官俸給之必要。本院提出明定法官專業加給為一般公務員三至五倍,並廢院一、二、三審法官職等限制,應為最妥適可行之方案。

  • 一、建議律師公會於律師守則中,依照刑事訴訟法第九十五條第一款之規定,於接受當事人委託刑事案件之前,先詢問當事人究竟有無犯案。而不是如美國之律師僅詢問當事人希望如何為其辯護。不宜迴避不問,而違反協助法院、檢察官發現真實之義務。

    二、法官遲延審理立委之案件,其責任不應由檢察官承擔,因為其蒞庭需要法院通知,法庭又完全由法官負責訴訟指揮權。故我們呼籲司法院督促法官通知檢察官蒞庭。

    三、檢察官之司法官屬性應無庸置疑,其非純粹之行政官。對於基層檢察官言,承認其司法官屬性,他們才可放手去偵辦案件,對抗行政機關之壓力,認知到其非上命下從之行政官,對於此點是否可取得大家之共識,或做成附帶決議—檢察官是司法官。相信此種共識對提振檢察官士氣有極大幫助。

  • 一、會後推動之機制非常重要,如不重視,會造成會而不議,議而不決,決而不行,行而不知其所終。政策改良之部分由司法院或有關機關主導,需立法、修法之部分應繼續與立法院溝通。

    二、兩天的會議,大家集思廣益之結果,應將所有詳細發言紀錄送給所有相關人員。尤其需要立委配合幫忙之立法部分,如不知會議進行經過,會增加很多阻力。故請司法院將所有會議紀錄送給每位立法委員乙份。

    三、司法人員之進修制度很重要,否則會與社會脫節。

    四、基礎的法律教育應健全,否則司法改革還是會失敗。有關法律養成教育,大學法律本科畢業,如繼續深造,故可進入法律專業本科研究所,培養其成為專業法律人才,至於非法律本科畢業,也可進入法律研究所,如此法律人才專業領域才可廣博。

    五、法官、檢察官、律師三者應建立其均為服務業之觀念。服務業應了解被服務者之需求,故應建立信賴、公正、公開之司法,從行政監督進步到社會監督,配合世界潮流與日倶進,司法才有宏觀之方向。

  • 如果要採當事人進行主義,檢察官單向轉任法官,慢慢的檢察官就很難有優秀人才。有人會說美國為何可採當事人進行主義,我們不行?美國的檢察長係選舉產生,其負有政治責任,會以經營政治、經營企業之角度指揮所屬檢察官。在當事人進行主義之下,如檢察官仍採考試方式產生,優秀的檢察官遴選任法官,表現不佳者,被評鑑淘汰,只剩下平庸者。時日一久,本來只需聽訟的法官,因檢察官無法盡責,迫於其良心,又要開始職權調查。此點清各位慎重考慮。

  • 朱楠檢察長提到檢察官之屬性,以將第三次會議一、第二行第二句「檢察官具公益代表人身分」改為「檢察官具司法官身分,亦係公益代表人」?

  • 我們不同意「檢察官具司法官身分」此句話。

  • 依司法人員人事條例第三條第二、四款可知,檢察官即司法官。

  • 司法改革討論之議題,有些應不受現行法律拘束,我們建議以後制定檢察官法明訂此問題。

  • 本人認為要提振基層檢察官士氣,就應確定檢察官之屬性為司法官。本人並未要求更改決議文字,但如果全國司法改革會議不確定此問題,將來有何機會可解決。

  • 既然法律已明訂檢察官為法官,剛才提到之第三次會議決議不予變更,仍維持原來文字。

    剛才蕭新煌委員、劉光華委員提到會議結束後監督機制之問題,為原列議案外之臨時動議,大家是否有共識?

  • (無異議)
  • 現在對下列爭議問題,進行表決。

    ㈠關於「司法官訓練所應否改隸司法院」提案,以兩案表決: 

    甲案:維持現狀。

    乙案:改隸司法院。

    ㈡關於「檢討現行法曹考訓、養成之過程及加強法曹在職教育,以提昇法曹之素質,保障人民權益」提案,其中考訓制度之改革,以兩案表決。

    甲案:法官、檢察官、律師合考分訓。

    乙案:法官、檢察官、律師合考合訓。

    ㈢關於「制定檢察官(署)法,並明定檢察官之身分保障」提案,以三案表決: 

    甲案:關於檢察官之身分準用法官法。

    乙案:關於檢察官之身分制定法官法規範之。

    丙案:法官與檢察官之身分,制定司法官法共同規範之。

    ㈣關於「法官的資格與任用」提案,其中法官之任用,以兩案表決: 

    甲案:單軌制(法官考試於九十六年底前完全廢除,改由檢察官、律師、學者(具有任用資格者),再任職一定年限以上者,經遴選任之,並應設立轉任之年資換算辦法)。

    乙案:雙軌制(維持現制)。

    ㈤有關法官俸給制度: 

    甲案:法官、檢察官之專業加由法律明定為公務員之三至五倍。

    乙案:另訂俸給法規定單一俸給制。

    丙案:維持現制。

  • 現在不適宜討論本案,如通過甲案,卻無法執行,影響太大。

  • 有關加薪、減稅之事項不宜表決。

  • 本案非無中生有,而是有許多委員提出該問題,但因提出該案之兩聯合小組建議撤回本案,故本案予以撤回。以上表決由工作人員現場清點總票數後彌封,另擇期由出席人員若干人清點票數。本次會議到此結束,謝謝各位,散會。

  • 散會:五時五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