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建立人民監督檢察官職權行使之制度,應屬必要。

二、在現行制度下,對於檢察官之不起訴處分,固然可以透過再議,由上級審檢察機關審核,惟其性質上為檢察系統之内部監督,與由人民組成之檢察審查會的外部監督不同,未可相提併論。

三、檢察機關隸屬行政系統,強調檢察一體;反之,法院屬於司法部門,重視審判獨立,二者本質不同。李進誠代表所稱,如果引進人民監督檢察官職權行使之制度,則法院方面似乎亦應比照辦理云云,恐有未妥。

四、檢察審查會之決定雖無法律拘束力,但仍可發揮高度監督作用,日本之經驗足資借鏡。

五、制度之建立應具前瞻性,目前已有設置檢察審查會之必要,何況緩起訴制度之採行,已成國内多數之看法,為因應未來之發展,其必要性更不待贅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