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的主張

全國司法會議將於七月六日召開,這場會議不論結果如何,雖不能有立竿見影之效果,但對凝聚共識,減少阻力應有一定之功能。

國會制度、司法制度及教育制度之改革,乃是李登輝總統想在任内完成的三大改革。司法改革牽涉多面性問題,包括警察制度、檢察官制度、法官制度、司法官及律師考選制度、民刑事訴訟制度、法律教育、司法風紀、仲裁及調解等諸多複雜之問題。巴望三天的司法會議即能改革司法的人絕對要失望,因為司法改革是每天每分每秒的工作,非三天的會議即一蹴可幾,若干重要的制度之變革透過全國司法會議,凝聚共識,以落實入憲、立法、修法及具體改革實踐方案,毋寧是此次會議最重要的目的。本人也是司法的一份子,有幸應邀參加此次會議,僅就「司法的主張」提出淺見,就教於司法前輩及各界。

一、廢除司法院:憲法規定司法院為最高司法機關,掌理民、刑事訴訟、行政訴訟及公務員懲戒。司法院並非審判機關,卻設有民事廳、刑事廳、行政訴訟及懲戒廳及司法行政廳,管理相關之「行政事項」。這樣怪異之設計,在人性上難免有藉行政之名行干預審判之實之弊端,憲法第八十條所規定之法官獨立審判將大打折扣。因此,應廢除世上絕無僅有之司法院,將最高法院扶正,讓它成為名符其實之最高司法機關。

二、廢除司法官考試:目前之司法官考試制度,固有公平之優點,卻有年輕無經驗卻擔任斷生死論是非之流弊,讓司法消費者覺得像「白老鼠」之缺點。我國不妨參照國外制度,從優秀的律師中遴選司法官,以借重律師的經驗能力及長才為司法效命。而非像目前之不良制度,法院、檢察署淪為律師的訓練所。司法官趁辦案的功力爐火純青及知名度高時,退下來擔任律師,肇致司法官員額青黃不接,當然影響裁判之品質及效率。

三、提高司法官之待遇:司法官也是人卻擔任神的工作,其處理之案件有時相當棘手複雜,要求司法官犧牲享受享受犧牲,無疑是犧牲當事人之權益。為避免受到金錢的不當誘惑,及提高律師轉任司法官之意願,提高司法官之待遇,才是提昇其地位、尊嚴的妙方,才是治本之道。新加坡的初級法官年薪約新台幣一千六百萬元,最高法院法官約二千四百萬元。台灣的司法官年薪平均不到一百五十萬元,每月平均要處理超過六十件之案件,每件平均約二千元(與律師相差廿五倍),這樣的廉價勞工,極不合理,應加以改善,否則,受損的不僅是司法官也包括當事人。適當提高司法官之待遇,可以減少受賄及提昇裁判品質之正面功能,應値得人民利用納稅錢去投資。

四、刪除司法官終身職保障之規定:目前憲法規定法官(含檢察官)為終身職,並無強制退休之制度,即使有不適任的法官,如清而不白或白而不清的司法官,很難加以淘汰,對司法品質之提昇當然是個障礙,因此應仿照巴西之制度,規定無法勝任司法官職務或年滿七十歲司法官應強制退休。

五、明定行賄公務員自首者免刑:公務員或司法官收受賄賂,均足以腐蝕國本。目前刑法規定行賄公務員而自首者減輕或免除其刑,行賄者仍有遭判刑之風險,除非自首後之利益遠大於被關之痛苦,一般人仍不敢挺而自首。也因此增加偵辦貪污案件之困難度,因此貪污遭判刑者,只是冰山之一角。刑法應修正不問行賄者本人、居間之仲介者或白手套之共犯,自首者一律免除其刑,使行賄者在將來確保自由之身下願挺身自首,讓受賄之公務員或司法官繩之以法,這不啻是減少司法官受賄之根本方法,也是降低其他公務員受賄之補帖,同時也是減少藉著金錢干預審判之最佳途徑。

六、警察製作筆錄應全程綠影綠音:警察對嫌疑犯刑求逼供乃眾所周知之事這對人權是一大傷害,抑且,影響檢察官乃至一、二、三審法官之判斷,殆案重初供,一個錯誤或不實之筆錄,將肇致偵審機關之誤斷,司法消費者當然將警察、檢察官及承辦之法官計算在帳目上。為尊重人權防止刑求,並確保筆錄之眞實性,警察為被告製作筆錄時,除目前規定的全程錄音外,應全程錄影,並應嚴格執行。

七、強化仲裁及調解功能:仲裁法規定凡可以和解之民事案件均可透過仲裁尋求解決,且仲裁人至遲應在九個月内作成判斷書(相當於判決書)。好好運用仲裁制度,才能疏減法院之負荷量。一般標的額較小或簡易之案件,一方聲請調解委員會調解,調解不成時,調解委員不妨建議雙方合意交由仲裁機關仲裁,以收迅速、經濟、專業之功。避免調解不成進入司法體系浪費資源。新加坡的調解及仲裁制度,解決百分之九十之民事糾紛,眞正進入法院之民事案件少之又少,司法之公信力當然提昇。法務部或民間團體應廣為宣傳仲裁及調解之益處,讓人民樂意運用該制度解決紛爭,使法院有更多的時間、精力解決較棘手、複雜之問題,以提昇裁判之品質。

八、民事庭席位宜採仲裁模式:目前民事庭之席位,讓當事人覺得法院欺負人,因為當事人繳了裁判費,還須到法官面前罰站(有些法院已有座位席),而且法官領了納稅錢,卻高高在上,有時態度不佳,即使當事人臝了官司,因時間之拖延,或尊嚴之受損,導致當事人心理無法平衡,無法信賴司法。仲裁機關之仲裁席位,讓仲裁人與雙方當事人平起平坐,心理上不僅容易溝通,抑且,較無爭吵現象,易醞釀平順開庭及相互尊重氣氛。因此,民事庭席次之安排應比照仲裁庭席次,此種親民的席次看似小事,卻能擄獲人民打自心崁之喝采與支時,對司法改革乃一件功德。

九、刑事訴訟應採常事人進行主義:目前刑事訴訟法規定,檢察官就被告犯罪事實有舉證之責(當事人進行主義)但法院為發現眞實仍應依職權調查證據(職權進行主義)。而實際上之操作,檢察官鮮有蒞庭舉證之案例,其蒞庭論告,只是虛應故事,充其量為「旁聽」之角色。法官一方面要調查檢察官所起訴犯罪事實之證據,他方面又要為被告之利益調查證據,法官成為一人兼任檢、審、辯三位一體之角色,實際上形成法官與被告對立之關係。為確立法官中立、聽訟及正義之角色,刑事訴訟應採當事人進行主義,且為保障被告權益,以職權進行主義為輔助,並應將強制辯護案件,由三年以上有期徒刑之案件,擴大到刑法六十一條以外各罪,讓六十一條以外各罪,被告無律師辯護時,可獲公設辯護人為其辯護。當事人進行主義相關之配套措施如輕罪除罪化、緩起訴制度,增加檢察官員額,提高司法官待遇等。

十、刑事訴訟應採起訴狀一本主義:人性有先入為主之弱點,檢方將被告之犯罪證據一一移送院方,法官在目睹證據後,難免在心理上已認同檢方之說詞,對被告而言已是未審先判了一半。為避免法官有先入為主之觀念,檢方起訴書僅將犯罪事實移送院方,至於證物及卷宗,應俟檢察官蒞庭舉證時始提出,讓雙方直接攻防,以確保訴訟武器之平等,並預防法官之預斷。

十一、專業案件應採參審制:目前社會複雜,糾紛之型態琳琅滿目,法官只是個通才,往往無法因應複雜且專門之電腦、專利、工程及醫療糾紛。有關電腦、專利、工程、醫療之民刑事案件,應建立參審制度,借用該行業之專家擔任參審官,以提供法官必要之專業知識,避免法官專業知識之不足而誤判,甚或受鑑定報告之矇騙而不自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