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昇警察犯罪偵查能力

壹、提昇警察犯罪偵查能力與司法改革之關係

提升警察犯罪偵查能力之重要性,至少有三點:其一,提升警察專業形象,獲致人民信賴與支持。其次,有效遏止、預防犯罪之惡化,確保人民自由與權利。其三,減輕檢察官與法院辦案之負擔。就最後一點言,與司法改革有密切關係。對於犯罪證據之調查,除警察機關外,依據刑事訴訟法之規定,檢察官及法院均有調查證據之職權。犯罪證據之調查必須「即時」與「有效」,因此,警察機關在整個偵查犯罪之過程中,特別在證據調查工作上,扮演著舉足輕重之角色,因為警察於接受報案後常是第一個抵達刑案現場,並封鎖及保全現場,進而蒐集、採集證物。警察機關若於此蒐證之過程中能克盡職責,仔細審慎,使證物證據均能完整之保存並鑑別其眞實,則對整個刑案之偵查助益非淺。日後在訴訟之程序中,必能省卻相當多之人力與物力,例如檢察官或法院之重為調查。基此,提升警察之犯罪偵查能力,從節國家人力與物力之觀點言,有其重要性。

貳、提昇警察犯罪偵查能力之作法舉例

提昇警察犯罪偵查能力之具體作法,可從許多面向去探討,譬如,制度面上:檢警關係之適切調整、警察勤務制度人性化之落實、警察任務之重新定位……。法制面上:警察法體系之建立(含刑事、行政)。組織面上:警察組織之再造,特別是設置能眞正發揮功能之刑事鑑識機構。執行面上:強化犯罪偵查蒐證、鑑識能力、增加人力、經費、落實警察人員之人權教育等。以上問題,有些是為學界所探討如檢警關係,有些是具有濃厚警察專業特質,外界不易瞭解。此處只針對本次全國司法改革會議籌備委員會,就第二組所提有關科學辦案能力提昇一點切入,提出以下淺見。

一、依法授與警察預防、偵查犯罪足夠之職權

針對有組織、跨國或暴力等重大犯罪,國内在刑事立法上,已制定有若干法律,以為制裁。但因此等犯罪團體,在嚴密之組織與紀律,以及有效分工等條件下,從事犯罪活動,極具隱密性,警察之偵辦,自然受到諸多阻礙。因此,如何將警察調查組織犯罪或暴力犯罪之職權,予以類型化,並將其要件與程序,明白規定,攸關警察抗制此等犯罪之成效,允予重視。個人以為賦予警察長期監視或以科技工具、運用線民或臥底蒐集證據資料,為警察對抗組織暴力犯罪之利器,應予從速立法。

其實,法治先進國家警察之職權皆相當完備且強大有效,例如美國、德國,但各該國家並不因此被評價為人權保障不周的國家,究其原因是法制完備、執法品質高、司法盡責,因而獲得人民信賴,願將重大職權賦予警察。反觀我國,警察過去的表現一直無法取得人民的信賴,自然無法由人民授權取得打擊犯罪之重要權限。在警察機關亦有心改革之今日,而且其不中立、集權形象有所改善之際,吾人應有將一昧防止警察濫權的刻板心態,逐步修正的必要,適度授權警察,以使取得有效執法依據,併建立妥適監督機制,或許才能追求人民最大的利益。

惟警察除危害防止、預防犯罪之功能外,仍有抗制犯罪之重要功能。是以,在偵辦刑案之職權上,若未能作相應之配合,恐將功虧一簣。因此,除了前揭對抗組織暴力犯罪之特別職權之外,有關警察調查犯罪之一般職權,現行刑事訴訟法,大都仍乏明文規定,自亦有必要一併予以明定,以期周延。

二、積極提昇刑事鑑識之功能

世界先進國家(例如:美國、德國、日本)皆於警察機關中設有鑑識單位,且極重視刑事鑑識之發展。刑事鑑識人員職司刑案現場勘查及跡證鑑驗等工作,對犯罪偵查及人權保障關係重大,惟鑑識單位因組織層級低,鑑識人員職等不高等因素,致難以延攬及留任人才,例如:一般縣市警察局最高鑑識職階,僅為警正三階次職序之鑑識組長,如欲升職即須離開鑑識單位,影響留任鑑識單位意願。另因編制層級低,相對編制員額少,以目前警察機關鑑識人員編制員額,大致為三或四人之數,於縣、市遼闊之轄區,以此微薄人力,對於刑案現場根本無法充分之蒐證、鑑識,影響刑案之偵破。犯罪跡證種類極廣,舉凡指紋、槍彈、玻璃、纖維、毛髮、聲音、影像、測謊等,均有其專業領域,非尋求有興趣之人才經長期培養訓練人員,難以竟其功。惟目前全國最高警察鑑識單位之刑事警察局,尚對部分跡證鑑識缺乏專門領域人才,例如:聲紋、影像鑑識等,以致在某些刑案需該項物證鑑識時,無法適時提供偵查上重大助益。

如上所述,目前鑑識單位因組織編制層級太低,編制員額少,經費不足等因素,致未能充分發揮應有之功能,至少應先將刑事局鑑識科提升為直隸在警政署,甚至直屬内政部下之「科學鑑識中心」,透過相關機制之設計,使之朝科學、專業、獨立方向發展,取得人民、法院、檢察機關之充分信賴。其作法是將目前刑事警察局鑑識單位(鑑識科、指紋室、法醫室)人員、業務移撥該中心,如此,鑑識層級提升後,人員位階相對隨之提升,可延攬較優秀人才從事高科技鑑識研究,結合鑑識實務工作,並負責訓練全國鑑識人員,必可提升我國整體刑事鑑識水準。

此外,將市、縣(市)警察局刑警隊鑑識組提升位階為鑑識中心,為各該警察局内部一級單位與刑警隊同層級。如此,鑑識人員職階相對提高,可長期留任有經驗之優秀人才。增充鑑識中心基礎儀器設備成立小型實驗室後,除可精進地方警察機關刑事鑑識能力外,對於現行一些由中央鑑定之玩具槍、指紋初步比對、血液型鑑驗等案件,將可由地方先行處理或鑑驗,以減少中央鑑識單位之負荷,使中央鑑識單位專責於較高難度之鑑驗、複驗及研發工作,以落實專業分工,有效提升整體鑑識水準。再結合中央警察大學鑑識所、法務部調查局、醫學院所、各大學涉及刑事鑑識科學之相關院所之人才與設備,發揮關鍵性角色。

此次全國司法改革會議相關提,建議「於行政院下設鑑識中心,工作人員可分為研究人員及技術人員兩類。研究人員之任用、待遇比照學術研究機構人員或大學教師,區分為研究員(教授級)、副研究員(副教授級)、助理研究員(助理教授級)、研究助理(講師級),技術人員則應經國家考試及格,依文官任用制度區分職等。另地方級鑑識單位分設於各警察局,但應獨立於偵查單位之外,其待遇、升遷亦自成一系。」。若是如此,恐要作一番整合工作,並應區隔警察之鑑識與法院鑑定,此鑑識中心若能專業、科學、獨立,又能配合治安機關、司法機關之實際需求,亦非不可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