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從司法官訓練所結訓,即擔任六年的檢察官,當時覺得檢察官的工作很辛苦,往往不分晴雨上山下海辦案;後來轉任法官,從事審判工作十多年,覺得法官的工作更為勞累,由於案件量多繁雜,工作負荷又過重,經常白天開庭審理案件,晚上加班製作判決書,不眠不休。我們絕大多數的法官都是認眞從事,各位晚上如果經過台北市重慶南路司法大廈或博愛路台北地院,請抬頭望一望,如果辦公室還有燈光,那一定是我們的法官、檢察官和書記官同仁還在加班。但是令人遺憾的是,司法審判仍然未能臝得多數國人的尊重與信賴。個人認為目前司法刑事審判工作上的困境,簡要的說有兩點問題:一、案件太多,工作負荷過重,二、判決得不到國民的信賴。這兩點是有因果關係的,因為案件數量太多,使得法官沒有充分之時間、精力詳細審理,案子自然辦不好,裁判品質下降,當然得不到人民的信賴。訴訟案件增加,法院工作負荷過重,固然是因為社會進步,導致案件件數成長,有以致之。但深究其原因,實在是與我們的刑事訴訟制度有很大的關係,現行刑事訴訟實務上之運作,檢察官認為有犯罪嫌疑,即可提起公訴,但是認定「犯罪嫌疑」並無客觀的標準,完全操諸於檢察官主觀上的判斷。雖然刑事訴訟法第一百六十一條規定「檢察官就被告犯罪事實,有舉證責任。」,但實際上檢察官根本未落實負擔實質之舉證責任。認眞嚴謹的檢察官會詳細調查,在持有七、八分以上的證據,才敢提起公訴;反之,不認眞或大而化之的檢察官,往往只有一、二分的事證就任意起訴。而法院本應無枉無縱,一向採取嚴格證據主義,必須證明確信被告犯罪,達到通常一般人均不致有所懷疑之程度,亦即應有十分之證據,始敢為有罪之判決。因此,檢察官舉證不足之部分,必須轉由法院調查補足。如果檢察官舉證不完備,自然轉嫁增加法院調查事實之負擔。對此,個人認為應加強檢察官之實質舉證責任。又法院循檢察官起訴事實依職權調查被告有無犯罪之結果,難免失去客觀判斷之立場,而且似乎變成「偵查之延伸」,被告更容易認為法官與檢察官「官官相護」,聯手打壓,因此法院不能赢得被告的信任;再者,法院如果未能調查出證明被告犯罪之證據,而判決被告無罪時,告訴人之一方又以為檢察官已認定被告犯罪,法官為何會判決無罪,而誤會法院袒護、縱放被告,法院實在兩面不討好,尤其老百姓分不清法官與檢察官係分屬不同之單位,職責有異、立場有別。往往覺得其被任意起訴而受有冤屈,亦歸罪於法院冤枉他,更使得法院及檢察官的信賴度一同減低,司法公信自無從建立。因此,釐清法院與檢察官之地位及舉證責任,促使檢察官承擔當事人之實質舉證責任,法院立於「聽訟」而為客觀判斷之裁判立場,各盡其職,始能獲得人民之信賴,創造雙臝之局面,此應該是健全刑事審判上一個很重要的問題。為達到此一理想,刑事訴訟採行「卷證不移送之當事人進行主義」,應該是較好的選擇。

【「議題二—一㈠提案一研採起訴卷證不併送制度」之書面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