偵查中強制處分之決定應由法院為司法審查,理由:

「人民有居住及遷徙之自由」與「人民有秘密通訊之自由」,分別為憲法第十條、第十二條所明定。是住居之不可侵犯,屬憲法所保障之基本人權,應予規範;而秘密通訊之保障,非特屬於保障其,表現自由權,抑為隱私權應予保障範疇。居住自由與秘密通訊之自由遂構成人權體系中保障私生活臻於至善之重要内涵。然憲法之上開保障究僅止於抽象宣示性質。如何充實並實現此項宣示,則有賴於刑事程序法上作明確之規範,始克遂現。是關於人民住居、通訊自由之干預,自應經由司法審查方稱妥善。故對被告之物的強制處分必須採行令狀主義,不容逕由檢察官決定,庶應免權力濫用,侵害基本人權。

【「議題二—三提案二偵查中強制處分之決定是否由司法審查」之書面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