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統的法庭席位安排,為法官高高在上,當事人及律師則在下面,法官在上俯視,而當事人及律師則在下仰望,充分顯示法官為審判者當事人為被審判者的主體客體關係,亦顯示了審判者與被審判者間存在著威權統治的緊張關係。這樣的法庭安排,其合理性如何?有無理論依據?在過去君權獨裁的時代,法官是代表國王、代表統治者來審判子民的,他高高在上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在現代國民主權的民主時代,是否仍應該如此?値得吾人深思!基於下列理由,法庭的法官席位,不應該再繼續高高在上:

一、就民事訴訟言,原告、被告及法院三者都是訴訟法律關係的主體,而構成以追求正確裁判為目的的協同三面關係?在法理上,互居平等地位而不應區分其高下;就刑事訴訟言,依現代多數國家所採的彈劾主義,被告也是訴訟的主體而不是客體,他與法院、檢察官居於對等的地位,而無高下之分。何況,被告在被判決確定為有罪以前,應推定其為無罪,在法律上尚不可視為有罪之人,自應維護其做為國家主人的尊嚴,而不應使其「低人一等」。因此,無論是民事訴訟或刑事訴訟,在法庭上,原告與被告的地位,沒有理由低於法官及檢察官。

二、法官高居法庭之上,顯示法官的權威,此在威權之君權獨裁時代,固屬自然之事,但在國民主權之民主時代,實屬格格不入。因為:1. 法院的威信,應該建立在它的高度「說理性」之上,而不應在它的「威權性」,此所以民刑訴訟法均規定法院的判決應敘述理由,否則,該判決為當然違背法令。「威權性」是和「說理性」背道而馳的,兩者有其衝突性。法庭席位安排,強調了法官的「威權性」,實與法院應屬「說理性」的性格不合。2. 強調法官「威權」的結果,在法庭充滿威權的氣氛之下,當事人一般難以自由陳述,言詞辯論的品質,因此大打折扣,從而亦影響裁判的品質。要言之,法庭席位威權式的安排,在基本上構成了言詞辯論主義功能發揮的障礙。

基上說明,本人主張無論是民事法庭、刑事法庭抑或是行政法院的法庭,法官席位都不應高於當事人,而應基於平等原則,與當事人及其他訴訟關係人平起平坐。法院組織法第八十四條第二項應修正為:「法庭内開庭時,在法庭實施訴訟程序之公務員及依法執行職務之人、訴訟當事人與訴訟關係人,均應設置席位;其席位佈置,應依平等之原則為之。」使法庭趨於民主化及平民化。

三、民事法庭席位的改進

㈠現行法庭席位將原告與被告之席位安排於原告律師與被告律師之後方並不妥適。蓋當事人所委請之律師,透過其法律之專業知識,雖將有助於法院對案件事實上與法律上爭點之了解,惟就案件事實之親身經歷者而言,係當事人雙方,僅有雙方當事人才眞正了解整個案件之來龍去脈。而現今民事法庭席位,將原告、被告之席位置於原告律師、被告律師之後方,該安排實有礙訴訟程序進行時,當事人與其訴訟代理人間就案情做意見之交換,進一步影響審判程序之進度及審判結果之品質。解決之道,應將原告與被告之位置分別安排與其訴訟代理人(律師)同座。

㈡現行原告及被告的席位,是並排面向法官,當事人都面對法官而陳述,這和民事訴訟是原告及被告雙方互為對立,互為辯論,而法官居中裁判的言詞辯論主義的結構不合。因此,應改為原告與被告相對而坐的方式,較符合言詞辯論的精神。

㈢改革後的民事法庭席位如下:

㈣國外立法例有設立橢圓桌型大會議桌,即所謂圓桌法庭以進行程序者。依據現行民事法庭席位之佈置,法官從法壇上指揮訴訟多有不便,為縮短法官席與當事人席之距離,以利爭點之整理,備置橢圓型大會議桌,使法官與兩造當事人能同桌就坐,彼此面對面,進行有關爭點整理之言詞辯論等訴訟審理(在此不包括證人詢問、判決宣判等)。

在此種法庭之審理,直接有助於受訴法院與兩造當事人一面觀看相關證物、錄影帶或圖片等,一面就近協議整理並限縮爭點,促使言詞辯論活性化,並可促進兩造當事人面對面之溝通作用。此種法庭的佈置如下:

四、刑事法庭席位的改進

關於現行刑事法庭席位之佈置,檢察官席與辯護人席位分置於法官席前之左右兩側,被告席及自訴人席位則安排於法官席之正前方,有下列的缺點:

㈠檢察官之席位雖已於民國八十年二月八日自法官席旁移置法官席之左前方,與被告之辯護人席相對,惟此種安排仍非妥適。蓋檢察官與被告同立於當事人之地位,依當事人平等之原則,檢察官之席位應與被告相同,只因檢察官之心理抗拒,而將當事人之地位作不同處理,使為原告之檢察官在先天上凌駕被告之上,有違法院組織法第八十四條第二項所定當事人平等之原則,制度設計實有缺失。

㈡被告席與辯護人席分置於法官席之正前方與右前方,有影響被告與辯護人間就案情進行溝通之虞。蓋辯護人之任務係為其被告盡保護之義務,使被告免於受不公正之刑事判決,基於此一認識,被告應可隨時就審判中所發生之疑義,與其辯護人交換意見,而為適當之陳述,使被告免於冤抑。聯合國國際公民權及政治權公約第十四條第三項規定「每一人應有充分的時間及設施以準備其辯護及與其律師溝通。」美洲人權公約第八條第二項更在文字上明確地表明「每一個人在審理期間應平等地享有下列最低保障……⒟被告有權利為其自己辯護或委任律師為其辯護,並得自由地(freely )且秘密地(privately )與其律師溝通(communication )。」反觀現今之刑事法庭佈置,將法官席、檢察官席、被告席、辯護人席分置四方,形成四面關係之現象,破壞了刑事訴訟中之三面訴訟關係,且阻斷了被告與其辯護人隨時溝通及諮詢的權利。

為改正缺點,本人主張法庭席位佈置應依當事人平等原則,及前揭國際公約之精神,將被告席安排於辯護人席之右側,使為原告之檢察官與被告立於平等地位,並便於被告與其辯護人在訴訟進行中溝通,其法庭席位如:

【「議題二—二提案一研議刑事法庭中檢察官與被告席位之設置」之書面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