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事訴訟制度之改革—探討增強當事人進行主義及其配套措施

我國現行司法的一大詬病在於法官不能衡平聽訟。雖然我國民事訴訟向來採當事人進行主義,但刑事訴訟卻未採同一主義,係採職權主義,其中關於證據之調查,現行刑事訴訟法規定,法院因發現眞實之必要,應依職權調查證據,即可不待當事人提出聲請,法院自動而為證據之調查,所以做為當事人一造之檢察官在法院調查證據時是否在場,並不重要。

然而公訴案件之審判,係由檢察官之起訴而發動,檢察官當應於審判時蒞庭,以發揮公訴人之角色。但目前實務上,許多檢察官根本不蒞庭,即使蒞庭,也僅是照本(起訴書)宣科,徒具形式罷了。而其結果常常演變成審判長與被告或其辯護人之對峙,或審判長代替檢察官為攻擊行為等等之法庭奇特現象。雖然就審判的正確性而言,職權主義與當事人進行主義何者較能發現眞實、實現正義,尚難以下定論。不過,就審判的公平性來看,則讓法官居於純然聽訟的角色,應較其依職權主動調查證據,並時常代行檢察官攻擊行為,裁判兼球員的情形,更能超然公平。

因此,採行當事人進行主義,法官不介入證據之調查,純然聽訟;檢察官與被告在訴訟上的法律地位平等……。如此應較能保障被告之權利。但必須有認罪協商制度、起訴狀一本主義、強化制衡檢察官不起訴之機制、檢察官人力之擴充等等的配套措施。

將刑事訴訟制度由職權主義改為當事人進行主義,容或較符合公平性的要求,且在法治國體系下,刑事訴訟之思考無疑是以「人權」為最重要之核心,採當事人進行主義,落實「兩造程序」,對於被告之人權亦較有保障。不過,改革能否成功,關鍵還是在於主事者的心態,否則,美國實行當事人主義已經顯露弊病,而德、法行職權主義多年,卻未傳出司法不公之譏,即是明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