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關檢察官之人事改革中檢察官定位,身分保障以及法曹考訓、養成過程與在職教育等問題,謹共同提供下列淺見,就教於各位與會代表,以期拋磚引玉。

一、檢察官之定位:

㈠思考的基點:

1. 如同大法官釋字第三九二號解釋:「偵查、訴追、審判、刑之執行均屬刑事司法之過程,其間代表國家從事『偵查』、『訴追』、『執行』之檢察機關,其所行使職權,目的既亦在達成刑事司法之任務,則在此一範圍内之國家作用,當屬廣義司法之一」,係依檢察官之職權内容據之肯認其司法屬性,而非自先確定其是廣義的司法官切入,再引伸出應負有如何之職權。因「司法官」只是名稱,而非内容,只是符號,而非目的。

2. 若將檢察官界定為司法官,則在訴訟上被告將處於與法官及檢察官對抗局面,為使法官擔任中立判斷之角色,檢察官應確立為訴訟當事人之地位,若為司法官則與當事人地位適相矛盾。

3. 為跳脫「行政官」或「司法官」標籤之爭議,應回歸檢察官在刑事司法扮演何種角色,行使何種職權基本面予以考慮。

4. 將檢察官定位為司法官,即能摒除外界對檢察權行使干涉,而確保客觀公正職權,我們不敢樂觀期待。

㈡基於「民眾公訴權」之理念,關於檢察官之定位及其職權問題,應有下述之理解:

1. 檢察官係代理人民行使追訴權之機關,所謂「公益代表人」,意即檢察官係一般人民之代理機關,而非政府之代理機關。

2. 檢察官既代理民眾行使追訴權,故與行政機關不同,為確保其公正獨立行使職權,應給予一定之身分保障。

3. 代理機關之檢察官為達成民眾之付託,正當行使其職權,應受國民之監督及制衡。

4. 檢察官職權内容之設定,應使其恪盡追訴者之角色,一旦提起公訴,不應僅是消極監督法院正確適用法律,更應積極盡舉證責任,說服法官確信被告有罪。

㈢依上述,檢察官係公益代表人。

二、檢察官之身分保障

檢察官偵查追訴犯罪,為有發揮偵查機能,在檢察體系内有「檢察一體原則」之適用,此與法官依個案獨立審判不同,但檢察體系應避免外力干涉,並應善盡公益代表人角色,依法行使職權,為釐清檢察官身分之特殊,應制定檢察官(署)法,明定:

㈠檢察官依法獨立行使職權,為公益代表人。

㈡揭明檢察官之身分保障,非依法定事由並經懲戒法庭作成決定,不得免職或停職。除停職之規定外,檢察官之考績仍適用公務人員考績法之規定。檢察官之轉任及地區調動,以經本人同意為原則,並明定不服非自願性地區調動之申訴管道,檢察官之俸給、休假、退休、撫卹及保險,原則上皆準用公務員之相關規定,但為彰顯檢察官之專業性,在俸給方面,另給予專業加始;在退休方面,除以本俸計算退休金基數外,另加給退養金;在進修方面,明定帶職帶薪與留職停薪之要件。

三、法曹考訓,形成過程與在職教育

㈠關於法曹考訓及形成過程,謹援用本組第一次會議之聯合發言中有關「法官的資格與任用的議案」部分,恕不再贅。

㈡為符合社會對分工與專業化之要求,推動法曹在職教育之制度化,建立定期在職研習制度,並加強專業知能之訓練,使在職研習能與昇遷之考評結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