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内一般係依不同學科而分別設立學系,但若以學系方式組成法學院,會造成錯誤荒謬結果。如不依法律專業本質區分,而以法律人未來可能的出路分設學系,則除了「司法學系」之外,應該也有「法律教授學系」、「立法委員學系」、「律師學系」……等。

本人認為㈠法學院之規劃應將教師與學生分別為二個平行的組織。教師就其性質最接近之專業領域,納入該研究所,學生則納入法學院,分別有學士班、碩士班及博士班。法學院之學術行政單位組織如下:民法研究所、刑法研究所、公法研究所、……研究所。㈡本規劃之特色:1. 符合法學學術之特性,2. 確保教師之專業素質,3. 減少聘任之人情弊端,4. 維護及保障學生權益,5. 具備前瞻性與國際觀。㈢修改現行大學法施行細則第三條,增訂第三項如下:法學院得不設學系,而依法律專業領域分設研究所。教師歸屬研究所,學生直接歸屬法學院,得分設學士班、碩士班與博士班。

依法理學角度而言,法官法與檢察官法應分開訂定,抑或合併訂定「司法官法」,並無絕對之是非,重點在於如何落實法官與檢察官之職權而已。

另外,司法官訓練所如何定其歸屬,如依法理學觀點,由本質思考,法官、檢察官之訓練,本質上既屬於國家權力分立中之行政權範圍,則其結論不難得出。因此,院、檢雙方之歧見亦可縮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