縱認檢察官係法官,也不必與法官性質相同。法官與檢察官屬性不同,二者職務之行使,本質上即有不同界限。

審檢分立後,原告、被告與裁判者之三面關係應逐漸建立。檢察官之身分保障,無論準用法官法或分開立法皆可,但絕對不宜合併立法,否則將造成混亂。以蘇建和案為例,假如外界對該案判決之批評正確,則由檢察系統起訴在先,俟審判機關判處死刑確定後,又以公益代表人之角色,對判決之正確性提出質疑,實屬荒謬。如檢察官於一、二、三審審判時,能確實蒞庭論告,將各項疑點適時提出,供法院作正確判斷,當不致演變成今日之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