憲法上只有「法官」與「大法官」二個名詞,並無「司法官」一詞。盧梭民約論日:「人類生而自由,卻無時無刻不在枷鎖之中」,人民恆受觀念與制度之束縛。憲法本身具有社會契約性質,憲法怍為政府組織法與人民權利保障書,即係基於權力分立原理,以保障人民基本權利。故立法、行政、司法三者,各有職司,法官、檢察官應各嚴守職權角色之分際。檢察官應確實履行其在憲法上及刑事訴訟上之義務,日本檢察廳法第十四條規定,法務部長不干涉個案,已足以保障檢察官之獨立。

又本人認為,除檢察事務官外,亦應有檢驗官、檢驗員之設置,才能增進科學辦案之精神。否則,目前只靠筆錄辦案,實係摧殘扭曲人性之作法。

法官與檢察官所應具備之性格、學識能力,基本上不同,故不宜合併訓練。諸葛亮謂:「我心如秤,不能為人作輕重」;釋字第三九二號解釋謂德國已廢除預審法官制,檢察官自不應再以「法官」或「司法官」自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