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各位代表手中,都有一本監察院提近出爐的「審檢資源分配專案調查報告」。六月二十三日監院司法及獄政委員通過這一份報告時,因本人提議曾做成附帶決議,要把這一份報告提供給出席全國司法改革會議的代表們做參考。

前幾天院方考慮到最近司法院與法務部的關係相當緊張,來跟我溝通,因怕引起誤會,希望我暫時不要提出,等到開完會以後,大家心平氣和之後再說。既然委員會已做出附帶決議,我們最後還是決定照發。回憶六、七年前,個人在擔任二屆國代時,就積極支持司法預算獨立入憲,在座的呂太郎處長很清楚。二年前,在三屆國代任内終於順利入憲。當初萬萬沒想到,會造成今日審檢之間的緊張關係,懇求各位不要再吵,您們在全國同胞的心目中,評價並不高,如果再不反省檢討,將萬劫不復。聽說有司法官不敢告訴計程車司機他要去司法大廈,只說要去北一女、總統府對面,怕挨罵。我問過一些司法記者,他們也認為統統不及格,最差的是高等法院,在這我要特別為檢察官打氣,希望你們要培養職業的榮譽感。將來推動當事人進行主義之後,您們會有充份的表現空間,絕對不會矮人一截。

最後,我要呼應剛才林子儀教授的發言。我不瞭解為什麼學者不能當法官。我們可以制定法律,界定法律系副教授以上或教授才能擔任法官。大法官王澤鑑就是學者出身,沒有通過司法特考,誰敢說他不適任。其實我們求學者,很多還不願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