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察官不可能刑求,警方也許有此可能,但主要仍在探討誤判之主因,文字上是否須如此尖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