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類部分,如已有三分之二的與會人員接受為何我們不能將其寫出來?如果認為無須作為結論,前面的共識部分,我有意見,毋須每個人皆同意才能形成共識。對於第二類的否決權,可以三分之二來救濟,第三類部分則無,顯然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