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席,各位委員,首先呼應范委員的看法,朝野對於這次的全國司法改革會議,期待至深,這次會議肩負非常重大而神聖的使命,只許成功不准失敗,但應如何邁向成功之路呢?條件很多,最重要的是做好籌備工作,有關議案研究透澈,提案整理得當。這幾個月來,我們非常認真的籌備,經常開會至深夜,足以告慰人民。

除此之外,參與會議的人員是否具有代表性?是否適當?更是決定成敗的的關鍵性因素,過去,很慶幸的,不論審、檢、辯、學,或行政機關、社會賢達各方面所推薦的代表,幾乎全部為上上之選,提出本會確認時均以無異議通過,但最近立法院所推薦的六位代表中,有位伍委員澤元是個爭議性的人物,因其有重案在身,消息一傳出之後,輿情嘩然。過去與籌備委員會有關的各項工作,媒體不常報導,或許是籌備委員會進行得相當平實與正常,無法引起媒體的興趣。這次,為立法院推薦伍委員參加全國司法改革會議事件,媒體大肆報導,一時之間,籌備委員會彷彿成了媒體寵兒,不過,這種現象,我們實不願意見到。

問題在於伍委員適不適合或能不能參加這個會議,有認為伍委員雖重案在身,但基於無罪推定的原則,無不許他參加的道理,我在此鄭重的聲明,能不能參加非合不合法的問題,而是適不適當的問題,依法現在不能論他有罪,但從整個司法改革的推動來看,准許他參加,獲得的是正面或負面的效應?我認為不論自專業的能力或形象而言,伍委員的參與均不適當,我不希望因為伍委員的參與,導致這幾個月來,甚至多年來辛勤的成果因此而前功盡棄,不僅影響司法改革,甚至使整個憲政倒退,這是一個非常嚴重而且嚴肅的問題,基於這個道理,我建議退回立法院所推薦的伍委員代表,請立法院重新考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