謹提出以下五點淺見,請酌參:

一、個人認為籌備委員會有權審酌與會代表人員名單。

二、本會對於機關推薦人選,一向本於尊重的原則而通過;惟以往所提人選均無爭議性。

三、在座多數委員均為法律專家,對於無罪推定原則的定義,知之甚稔,絕不會因伍委員為審判中的被告而拒絕其參加,因此陳委員玉珍所提意見,宜特別釐清。再就許委員志雄所提合法性的問題,個人認為,「立法委員行為法」已明定利益迴避條款,伍委員的出席,是否有違該利益迴避條款之規定,多數立法委員認為頗有爭議,因此有關立法委員的自律,基於尊重國會原則,宜由國會充分討論,因此合法性是否絕對無問題,個人持保留態度。

四、伍委員刑案訴訟過程中,有二件事可提出來討論:

㈠印象中,伍委員為執政黨的重要人物,於法院涉訟中,第一次有執政黨人物的支持者及鄉親包圍法院(以往在野黨的支持者包圍法院較多見),當時伍委員在押,其本人是否支持此作法,雖不得而知,惟與其極為親近人員的觀念,卻是以包圍法院的方式,脅迫法院放人,此點充分顯示對司法審判的不尊重。

㈡伍委員是以重病為由,交保就醫,惟交保後卻積極參與政治活動,引致人民對其行為及對法院之物議。

從以上二點可歸結一抽象原則,即伍委員對「尊重司法」有欠缺。個人認為,司法須要改革,是因司法有些負面現象。司法在於追求正義、社會的公平及公道,伍委員的作為,令人聯想到社會欠缺公平、公道,直言之,是司法欠缺公平、公道,因此全國司法改革會議若有此爭議性人物參加,其成效恐將大打折扣。

五、伍委員為立法院推薦人選,如立法委員認為不適當,應由立法院處理,籌備委員會從未想邀請如此具爭議性的人物參加,建議由立法院重新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