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大家都有一致的共識—即大家都相信主席,但是後來也有一共識,認為如明白的把責任、成敗與否皆訂立於議事規則中,由主席負完全責任,顯然主席個人的負擔過重。我不贊成將之形諸於文字,否則主席的負擔太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