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不論以何種理由或更改名稱,它還是一種表決方式。且以超過三分之二,主席就須將其當作大會結論,這與我們上次討論的情形相同,又回到原來的爭執點,如此,我們是無法接受的。如不能獲致結論時,應再提交大會,由主席報告大會後,由結論整合小組再整合提列至多三個具體方案,交給與會人員分別表示贊成或反對,並統計人數。

這與我們原先爭議又有何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