判決書中應該記明主稿法官的姓名,大法官解釋亦應記明主稿大法官的姓名,其理由如下:

一、證明主稿法官或大法官的姓名,可以建立司法獨立,為其判斷負責的正確態度,也可避免法官受制於合議制同僚不當的壓力。

二、記明主稿者之姓名,合議之法官中同意者可以副署以表示支持,反對可以撰寫不同意見,同意其結論但持不同理由者,可以撰寫協同意見書,有助於多元意見之呈現,但不影響裁判或解釋之做成。

三、記明主稿者之姓名,有助於法官評鑑,特別是外部評鑑之工作,是裁判透明化的關鍵,也提供學術研究的基礎資料(包括研究法官的部分)。

四、記明主稿者之姓名,法官之專業成果可以為歷史累積,司法院提倡表揚法官典型,即可有客觀之依據。

五、記明主稿者之姓名,可以避免裁判或解釋必須在法律意見之表達上有所妥協,拆衷遷就的結果,卻犧牲了理由的一貫性與說服力。

六、記明法官的正反意見,可以使得當事人清楚了解法官評議的辯論過程,就正反說理力量接近的案件言,尤其有助於平息當事人誤以為司法一面倒、指責司法不公的怨慰,可以提高司法的公信力與說服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