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實人民訴訟權之保障

依據現行刑事訴訟法規定,僅一定刑度以上之重罪為強制辯護案件,且強制辯護亦僅局限於審判中的案件。且現行刑事訴訟法規定,偵察中雖可選任辯護人,但辯護人僅得於檢察官、司法警察機關或司法警察訊問被告或犯罪嫌疑人時在場,但檢警實施搜索、扣押或勘驗時,辯護人未能在場,即使在場亦不能表示意見。而對於證據保全方面,由於辯護人無強制處分權,對於被告或犯罪嫌疑人的人權保障,有欠周到。

因此,應修正刑事訴訟法,明訂辯護人得於檢警實施搜索、扣押或勘驗時在場並表示意見,且增設證據保全程序,並明訂強制辯護案件擴及偵查中。

此外,對於僱不起律師的民眾而言,訴訟過程是個惡夢,因為他們永遠是司法審判上的弱勢。

目前我國在法律扶助的制度設計,刑事部份,僅限於刑事被告之公設辯護制度,民事部份則限於裁判費用暫緩付費之訴訟救助制度,對於人民之訴訟扶助權利,尤其是被害人的民刑訴訟扶助之權利,有相當嚴重的法律制度漏洞。雖然國内有部份民間團體有提供法律咨詢服務,或針對個案實之訴訟予以訴訟扶助,但所能提供的協助畢竟有限。

依我國憲法第六條規定:人民有請願、訴願及訴訟之權。憲法既已明文承認訴訟權為人民的基本人權,那麼對於貧困者而言,如果確實有必要經由訴訟以追討其受損之權益,卻因請不起律師,而喪失其藉由訴訟來保障其權益之基本人權,則將違反憲法之規定。因此,對於貧困或所謂無資力之被告,應增設其可請求義務辯護之制度,或仿效日本的國選辯護制。亦即,應將法律扶助予以法制化。

至於法律扶助係以成立專責機構或基金會的方式,由國家編列預算,或者委由律師公會、律師執行,尚待討論。總之,法律扶助不僅是司法程序之適當進行及律師代理制度的一環,更是人民基本人權、平等權等之實現,有其必要性及功能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