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行政法院院長鍾曜唐,代表台灣高等法院院長吳啓賓、行政法院評事彭鳳至、司法院民事廳長廖宏明以及高雄地方法院庭長莊崑山等代表發言。

司法院定位問題在司法改革議題中,屬於制度面的根本問題,大家都知道,此一議題討論的結果,很可能影響行政法院未來的發展,但是我個人以及我所代表發言的代表們,很願意排除本位主義的思考方式,以開放的胸襟、司法為民的理念,為追求更合理的司法制度,奠定國家更長遠的憲政發展基礎而略盡言責。

憲法第七十七條規定:「司法院為國家最高司法機關,掌理民事、刑事、行政訴訟之審判,及公務員之懲戒。」第七十八條規定:「司法院解釋憲法,並有統一解釋法律及命令之權。」但在現行制度下,司法院除設大法官掌理解釋憲法、統一解釋法律及命令外,並未直接掌理民事、刑事、行政訴訟之審判,及公務員之懲戒,而另掌理司法行政業務,易使人誤解司法院僅為純粹的司法行政機關。因此,產生兩個問題:㈠現行制度與憲法原意不完全相符;㈡造成司法行政凌駕審判的誤解,有損民眾對審判獨立的信賴。

為釐清憲法第七十七條的涵義,並消除外界對司法行政凌駕審判的疑慮,司法院主動建議研究此議題。目前經司法院、民間團體、最高法院學術研究會提出的具體方案,共有甲、乙、丙、丁、戊五案,雖然五案各有利弊,而我們經過仔細研商,只就過渡時期而言,仍認為先採取甲案是最理想的改革方案。理由如下:

一、甲案符合憲法第七十七條規定,司法院為國家最高司法機關之意旨。

二、經由終審法院組織上之金字塔型改造,有效加速促使民、刑、行政訴訟之金字塔型改革提早實現。

三、由於終審法院法官人數之精簡,帶動相關人事、會計、統計、行政等人員、費用之裁併減縮,符合政府體改造的國家整體目標。

至於論者指出,如果採甲案,則我國法院之組織結構為保留地方法院、高等法院層級,終審法院則為司法院而非最高法院,似不易使人對司法院之地位以及法院之審級架構,一目了然。不過,制度的精髓在於實質,而不在名稱,尤其各國國情不同,我國為採取五權憲法國家,為維持司法權在五權制度中之地位,則稱我國最高司法機關為司法院,而非最高法院,只是用語解釋的問題,應該不至於構成制度選擇上的障礙。

於訴訟制度完成金字塔型構造時,即應採取丁案「一元單軌制」,由於發言時間的限制,我的口頭發言就到此為此。其相關理由以及實施步驟的說明,請參看我們所提出的書面意見。謝謝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