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席、各位委員,關於司法院定位問題,我個人建議採憲法法院、最高法院、行政法院並存的多元多軌制,現行最高法院及行政法院不變,司法院改制為憲法法院,名稱是憲法法院或是司法院,我並不堅持。改制後之憲法法院專司憲法審判。不贊成美國式一元單軌為終程目標,一元多軌視為過渡的協商案。簡述理由如下:

1. 多元多軌制與歐陸法系密切相關,又能發揮人權保障功能,與現狀最接近,變動最小,朝此方向變革,行政成本最低,修憲即可達此目的。毋需怪異龐大,大、小法官共處一院的一元多軌制的過渡。

2. 多元多軌制固然要修憲,但任何一案,除了 一元多軌制外,都要修憲,包括美式一元單軌制(至少也要修憲法第七十九條第二項)。有些人以為改採美式,才符合制憲者的本意,其實這是錯的,當憲法規定大法官掌理憲法解釋與法令的統一解釋,就足以證明我與美國制度不同,美國既然是附隨個案的違憲審查,制憲者如有意採美式,就不會把憲法解釋與民、刑及行政訴訟二分。

3.我國向來是採德、奧模型取向的集中式違憲審查,從第四屆、第五屆大法官操作至今,已發揮很好的功能,他不像刑事訴訟制度產生了極明顯嚴重的問題,以致改革蔚為共識(只是改革幅度有爭議而已)。當前違憲審查制度未出現明顯嚴重問題,且運作不錯,沒有非改革為美式之堅強理由,只是留美背景者因心儀美式制度,而根據美國觀點對歐陸制有所批評而已。事實上沒有一種制度是完美的,歐陸型與美國型兩種制度各有所長,也各有所短,何者適合為優,基本上是仁智互見的問題。在大法官好不容易才開始發揮功能的情況下,我實在看不出有非要大幅更張不可的任何重大、急迫理由存在。如果是重新來過,將時鐘回撥到民國元年或民國三十六年,或許我們從零開始可以有較大機會選擇採美國制度,但既已採擇歐陸型集中式違憲審查制度多年,且已開始發揮功效,難道大家不懂成本效益觀念,寧願重頭來過?我要再強調一次,現在是一九九九年,不是民初的一九一二年或是制憲時的一九四七年。

4. 美式分散型違憲審查制度讓每一法官都有宣告法律違憲,拒絕適用違憲法律的權限,是有其政、經及社、文背景的,如將法律學當成一種專門職業、技術看待,法律人的養成採學士後制度;法官從績優律師遴選;且司法公正獨立深入民心,人民對司法有高度信賴。學士後法學教育在我國若干大學固已開始雙軌試行,但問題仍多,仍未從法學教育的性質與目標著眼來討論,且看不出有完全改為學士後的可能與必要。我還有許多意見,另以書面提供各位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