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司法院定位問題,我個人採取與許教授宗力相近的看法,採取乙案多元多軌制,我們應針對有問題的部份來改,沒有問題的及司法功能很好的部份不應廢止,因大法官會議解釋對台灣貢獻非常大,所以我主張憲法法院、最高法院、行政法院應予保留,另由司法院處理司法行政業務,理由如下:

一、從專業分工角度觀點來看,以上三種法院是不同的專業需要,不同背景,因此法官資格的養成、培訓亦有不同,所以不能將之放在一起。如採甲案金字塔型,是自廢武功,會讓我們司法功能不彰,我們要發揮司法功能,要有充沛的人力、物力的配合,必須採取乙案多元多軌,才能吸納更多的人才,為國家社會作更多的貢獻。採取甲案,可能到最後最高法院只剩十五個法官,處理全國案件。既然這麼少人,處理的案件有限,會犧牲人民權利,使人民無法有大量救濟管道。

二、另從德國立法例來看,亦是採取乙案多元多軌制的作法,美國亦採多元多軌,大家只看到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其實州的最高法院、高等法院、地方法院已解決了大部分問題,美國的稅務案件有稅務法院,商標專利案件有專利法院,這二個法院相當於我國的行政法院,實際上是獨立的法院,大家不要只看到表面就誤以為美國是採取我國的甲案,美國仍有採取專業分工的精神。另外司法院掌理司法行政,包括預算、人事審議、法官的培訓及在職進修、行政命令之制定權、司法行政監督權,這部份都値得我們效法,所以司法院存在有其必要性。另外意見會再補呈,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