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個人的想法較接近剛才許宗力教授的想法。司法院如能變成審判化的情形,可能是太理想的一個方向。在目前,依此情形,可能會涉及到修憲的問題。如涉及到修憲的問題,則可能會涉及專業或政黨間或政治利益的問題,目前最好是依照乙案,最主要是希望司法行政的色彩能夠淡化,就像以前司法院定位研究委員會的看法。將司法行政的色彩淡化後,才不易被外國誤認為我們的司法院在干預審判。假如我們能維持原來的制度,而於司法院組成司法院會議,司法院會議是由很多的法律學者、律師及法官所組成,如此即有全民參與的情況,此種情況,以後司法行政作業時,應是這些人與院長間的互動關係,但是院長並非主宰司法行政,而是經決議後,他可以覆議。所以我個人認為如能淡化司法行政的色彩的話,司法改革的功能仍能達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