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司法院定位最大的迷思,大概是因為司法院現在的地位與憲法第七十七條、第七十八條之規定不符。乙案恐無法解決合憲性及務實性的問題。而且乙案亦使司法院無審判權及空洞化,且司法院與最高法院會併存。我們立憲的本意司法院即是最高法院,因草創時期始演變成現在的制度。司法院務必要有審判權,否則會造成從事審判者對司法院的排斥,讓司法院無法充分發揮司法權之功能。司法院享有審判權之後,才能與各級法院發生審判上系統的關聯,成為名符其實的國家最高司法機關,並成為全國司法權運作的樞紐。如採甲案,以現實性的眼光來看應最符合時代潮流,因為一方面能簡化政府組織,並兼收企業合併之優點,且最具可行性,終極的慢慢配合金字塔制度的實施的話,將可慢慢的達到丁案的目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