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的功能在於實現社會正義、保障人權。為實現此一功能,就司法院定位的問題,個人贊成目前採甲案即一元多軌制,因甲案具有下列優點:

一、符合憲法的規定:

憲法第七十七條規定「司法院為國家最高司法機關,掌理民事、刑事、行政訴訟之審判,及公務員之懲戒。」第七十八條規定「司法院解釋憲法,並有統一解釋法律及命令之權。」此制在司法院内設各庭,行使釋憲權及審判權,符合憲法關於司法院定位及職權的規定,使司法院審判機關化。

二、司法院審判機關化,避免司法行政凌駕審判的形象,提升社會對審判獨立的信賴:

現行體制下,司法院除設官掌理解釋憲法、統一解釋法律及命令與審理政黨違憲解散案件外,另掌理司法行政業務,並未直接掌理民事、刑事、行政訴訟之審判及公務員之懲戒,致外界誤以為司法行政凌駕審判,有損及民眾對審判獨立之信賴。若採取此制,使司法院成為最高審判機關,避免司法行政凌駕審判之形象,可提升社會對審判獨立之信賴。

三、將大法官會議憲法法庭化,強化大法官功能:

由大法官組成憲法法庭,以審判方式行使釋憲權,在審判活動中呈現多元意見,可強化大法官功能的發揮,豐富憲法規範生命,促使憲政健全發展。

四、在一元化體制下,兼顧不同案件類型專精的要求,以分庭整合各種司法權:

此制並不採徹底一元化體制,而針對不同的案件類型,分設憲法法庭、民事訴訟庭、刑事訴訟庭、行政訴訟庭等,以符合專業精神的需求,俾提供人民最佳品質的司法給付。關於此點,再說明如下:

㈠採釋憲與一般訴訟案件分離的多軌體制,使憲法法庭得以享有獨特崇高地位,並確保釋憲功能的發揮:

憲法爭議與一般訴訟案件的性質不同,考量層面有別,此制將憲法層次爭議的解釋憲法、統一解釋法令及審理政黨違憲解散案件與政務官懲戒權行使,由特設的憲法法庭法官職掌,而不由一般訴訟案件審判庭行使職權,使憲法享有獨特崇高的地位;並且因其專責於憲法規範的闡述釋示,較發揮釋憲功能,落實憲法規範。考諸他國法制經驗,在採行徹底一元化的日本,近來即漸感單軌制度下,釋憲功能不彰的缺失,而有另成立憲法裁判所之議。

㈡分設民、刑事訴訟及行政訴訟各庭,重視各訴訟專業,以滿足人民的司法受益權:

1. 現代化司法體制的最大目的,在滿足憲法第十六條人民訴訟權的保障。此制尊重各種訴訟專業,一元化體制分設各庭,使法官得以其業素養,為人民訴訟權利之實現,做最大之服務。

2. 此制並不減縮人民任何上訴救濟的機會,不會影響人民司法受益權滿足的現狀。又展望未來,可配合社會的發展,建立金字塔型訴訟制度,專精最高審判機關體制。

五、明確區分政務官與事務官的懲戒,分由不同專業法庭審理:

對公務員之懲戒,雖均在追究其違法、失職之責,然對事務官之懲戒,主要在追究其責任,對政務官之懲戒,則主要係追究其政治責任(即「失職」)。且二者懲戒之種類亦不同,前者包括撤職、休職、降級、減俸、記過、申誡六種,後者則僅有撤職、申誡二種(詳公務員懲戒法第九條第一、二項)。故對二者之懲戒,宜由不同之法庭,依不同之程序審理,政務官之層級高,且懲戒宜由位階高之憲法法庭審理,至於事務官之懲戒,則可於行政法庭設懲戒專庭審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