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法系與英美法系不同,日本於制定憲法時,雖引用了很多英美法系之制度,但須於憲法明文規定之事項,應由憲法條文規定,始符合憲法學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