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法治國家,由於各種法律規章數量、訴訟事件類型、案件負擔及專業人口增加等因素,司法體系日趨龐大繁複。因此,整體司法的管理亦即司法行政權的行使,成為不可或缺的政府職能。司法行政事務的目的在支援審判,維護審判獨立的實現,以建立値得人民信賴的司法,其内容包含甚廣,例如關於支援審判體系各種硬體、軟體的規劃、司法概算的編列提出、補充程序規則的制定,與政府其他部門的交涉協商,乃至於對全體裁判績效的檢討、裁判品質提昇之道的研究、改革措施的擬定、相關法律案研定提出等,均已超出各地方、高等法院的事務範疇,自應由最高司法機關掌理。

又「司法行政權的分配與歸屬」事項,有別於一般行政事務,為保障審判獨立,更不宜由司法體系以外之一般行政機關掌理,故個人認為應採甲案、即維持現狀,並於憲法中增訂司法院有審判規則制定權。

在考慮「司法行政權的分配與歸屬」問題時,關於審判獨立的維護、責任政治的落實、司法風紀弊端的防杜、司法政策考量的周延以及行政效率的提昇、改革意願的持續精進等為必須斟酌的因素。個人認為採取甲案,具有下列優點:

一、關於司法院定位,個人認應採一元多軌制,亦即在司法院内分設憲法法庭(掌理釋憲權、政黨違憲解散權及政務官的懲戒權)、民事訴訟庭、刑事訴訟庭及行政訴訟庭,使司法院成為最高審判機關。採此看法,司法院即審判機關化。此後裁判督導、法律問題研議之類的司法行政業務,當然由司法審判體系自治,至於其他司法行政事項,亦統籌由司法院行政體系掌理,強化司法行政效能,如此對司法風紀弊端的防杜、司法政策考量的周延、行政效率的提昇及改革意願的持續精進等,可發揮積極功效。

二、落實政治責任,採司法院院長首長制,將司法院會議定位為輔助司法院院長決策的諮詢機關,而非決策機關。司法院會議廣納各界人才,可使意見呈現多元化、促進司法行政内容現代化,在責任政治之下,融入院會合議制的精神,以收集思廣益之效。

三、為尊重通曉實務的司法機關之專業判斷,並避免立法機關立法程序的延宕,使人民的訴訟權利得以順遂行使,司法機關得以提供專業而具有相當品質的司法給付,審判規則制定權交由司法機關行使,誠有必要。然為避免侵害立法權限,並避免引起憲法第二十三條法律保留規定的爭議,因此主張在憲法中增訂司法院有審判規則制定權的規定,以切合實際需要,保障人民權益。

綜上所述,此案以維護審判獨立為鵠的,並能夠落實責任政治,且由司法院統一事權,可提昇行政效率,防杜風紀弊端,同時廣納各方意見,形成司法政策的持續革新,致力於支援審判,以建立値得人民信賴的司法,故個人贊成此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