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席、各位先進,只有三分鐘的時間,就要將此問題談完,實在非常困難,所以本人事先備妥一份書面發言,希望各位撥空閱覽,並且給予本人指教。

就司法院定位問題,本人自認並非是很保守的人,但是強烈要求,任何國家制度大幅度的改變,有越強的義務去說明為何要作此改變,其會有怎樣的實效。本人之所以不贊成甲案或丁案的理由在於:丁案改變的幅度太大,且效益如何太不確定。至於反對甲案之理由為:甲案的改變幅度雖然不大,但其將現有體系整個打亂,看不出其好處何在,如果沒有辦法說明此等問題,本人認為寧可不要更改現制。

目前我們所聽到要將司法院審判機關化的主要理由在於:一、現行制度違憲。但是否違憲應由大法官會議審查,釋字第八六號、第一七五號等解釋,均肯定了現行制度的合憲性,何況主張應回歸憲法者,最後均主張要修憲,從甲案到丁案都是如此,此為其不合邏輯的地方。二、現行制度有行政凌駕審判之情形。此一問題關鍵在於,審判獨立是否受到充分保障?以及我們是否要有司法行政?如果要有司法行政,就會有所謂行政凌駕審判的問題,但行政凌駕審判如果不影響審判獨立,便不會有問題,將司法行政權交給審判機關與交給非審判機關,有何不同?如果不只看日本或美國,環顧世界各國,司法行政權係由審判機關兼理者,除了日本、韓國及部分拉丁美洲國家外,幾乎別無他國。美國司法行政權亦非由最高法院兼理,歐洲絕大部分國家,其司法行政權亦係交給司法行政部門,因為司法行政權的本質是行政權,行政權強烈要求必須對人民負責。

我們要問的是,將司法行政權交給審判機關,會有哪些後果? 一、因審判者太過忙碌,以致大權旁落,日本即是如此。二、審判者有本位主義,要其推動司法大幅度的改革,幾乎不可能,我們今天所以能夠推動司法改革,即是因司法院並非是由審判者所組成的。三、審判者受到身分保障,很難令其負政策責任。四、由審判者來行使司法行政權,將發生影響審判獨立之問題,日本即為適例,當上級審同時擁有行政權時,下級審審判獨立將受到影響,此乃極嚴重的問題,所以本人認為,司法行政權應由具有民主正當性,能夠廣納各方意見,並且重新組成之司法院掌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