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多元多軌制的變動最小,但變動小不代表改革不切入重點,也不代表不符合人民要求。又一元多軌要如何過渡到一元單軌?現在有一點不清楚的地方是,過渡時期的一元多軌階段,各層級法官有無違憲審查權?如果有,如何與憲法法庭的違憲審查權區分?如果沒有,則又如何解釋在過渡到一元單軌時可以有違憲審查權?

二、司法行政權是為審判服務,絕無凌駕審判之理,就像大學的職員支援教學,為教授服務,不可能凌駕教授。現在司法行政權肥大,有凌駕審判之趨勢,所以有變革,減肥的必要。司法行政權有可以分散的,就分散到憲法法院、最高法院、與行政法院。有全國一致者,如預算、法官調動等,則由普通法院與行政法院統籌的法官組成的法官會議(必要時加上律師與其他民間代表)決定之。至於規則制定權,在訴訟法採低密度立法的國家如美國者,有特別存在必要。但在司法訴訟程序應適用高密度法律保留(國會保留)的國家如我國者,應沒有制定規則的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