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法律服務處的議題,我是贊成主席的意見,但關於公設辯護人轉任為刑事專門律師一案,本人認為不適當,要給公設辯護人一個出路管道有很多,包括法官助理或助理法官,以台灣目前的市場規模,時機還沒成熟到需要專門律師,醫師分科是因為每個人都會生病才需要分類,以台灣目前的市場規模來看,有訴訟案件的其實數量不是很大。

所以要將律師分類的話,目前時機還不成熟,同時市場規模亦沒大到這種程度.,我是認為不適合讓公設辯護人都能轉任刑事律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