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人認為律師之人力資源非常重要,自民國七十八年至八十八年十年間,律師大約錄取有三千人。適才因時間有限,無法在法律扶助項目中另提具體方案㈡,即建議立法訂定律師每年應撥出一定時數或義務承辦一定數量之案件,來從事法律扶助之工作。事實上,目前臺北律師公會已在從事死刑犯義務辯護工作。另外,當然除律師外也需要其他資源之共同配合,基於發揚社會公平正義,每天撥出部分時間從事社會公益,為義不容辭之事,若有困難亦可用替代金方式,即由法律扶助基金會以基金會之資力洽請其他律師為法律扶助,均為可加以考慮之思考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