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新聞工作者的角度,人民對司法之不信任已成沉痾,要對症下藥,就是要突破,落實人民對司法審判之參與,或至少讓人民體會公平審判何以那麼困難。若從這個觀點言之,我們會贊成引進參審制,雖花費太貴,而法治文化及公民素質尚未臻成熟,我們也很瞭解,但至少,在相關配套設計力求完善的前提下,我們認為參審制至少是應該努力的目標,其理由如下: 

一、以專業功能言,偵查與審判是法律這個社會次系統的核心建築,但面對日新月異的社會其他次系統,及各類新興議題,以及日趨複雜分殊的個別法律領域,參審制應有調和法律人和當事人間之認知差異之功能,從而提高審判品質。

二、以社會大眾心理而言,可以祛除法官是可以收買的疑慮,重振人民對司法審判之信心。

三、以歷史背景而言,參審制首次出現在司法院的公文書是在十二年前,而十年前當時的翁岳生大法官及法學者花了五年的時間,擬出「刑事參審試行條例草案」,現在翁先生都當了司法院長,而社會也成熟了五年,何以不讓這個制度一試呢?

四、以主管官署的認知而言,當年的草案,因法務部和行政院認為「有違憲之虞」拒絕會銜,因而「歸檔存查」,現在這個提案是由法務部和民間團體聯合提出,其中的轉變値得深思。謝謝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