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人民監督檢察官職權之行使」這項議題,本席建議擴及到法官。理由是司法院所以要改革,主要是人民對司法沒有信心。而人民對司法之喪失信心,法官攝f特權,裁判不公,有以致之。譬如伍澤元涉及四汴頭弊案,初審判無期徒刑,二審改判十五年有期徒刑,隨即因病保外就醫。他保出後,即宴客千席,參選立委。能參與這樣繁忙勞累的活動,見沒有病,或病已痊癒,保外就醫的原因已經消失,法官就要強制他回去坐牢才對,然而法官卻視而不見,這樣的處置,與社會大眾的常識認知不符,與國人對法律應維護公平正義的期待更不符,這樣的法官怎可不予糾正?然而這樣的法官絕非僅是個案而已!所以應建立職權監察的整體制度,讓社會共同推動司法改革。

當然,檢察官不起訴就算定讜,而法官有三審的救濟機會,而司法院也有專設機構,監督考核各級法官,但是以伍澤元案的處置而論,現行的監督考核機制,似乎還有不足,所以建議「人民監督檢察官行使職權」的這個案子,監督對象能擴及到法官。使司法改革更能全面性。

這項建議,在制度上是否恰當,在實際上是否可行,請大家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