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人不贊成民事訴訟第二審採事後審或嚴格限制的續審制,理由如下: 

一、第二審要採事後審或嚴格限制的續審制「以下簡稱本提案),必須有下述配套前提:

㈠第一審強制律師代理:人民一般欠缺法律知識,因此如未委任律師代理訴訟,常不知提出對他有利的事實及證據。如採本提案,則人民於第二審就喪失提出新事實及證據的權利,其結果,官司該贏的卻輸了,該輸的人卻贏了,此顯有違司法裁判追求社會公平正義的目標。

㈡第一審採職權調查主義:人民(當事人)或律師所不知提出的事實及證據,由法院依職權調查,以查明事實真相,則可考量紛爭在一審解決,反之,如採現行辯論主義,當事人所不知提出的事證,將發生失權效果,後果嚴重。

㈢社會經驗豐富的法官及合議審判:如果第一審是事實審的終審,那麼第一審法官必須是經驗豐富的法官,才能妥適認定事實。現在第一審的法官,很多是大學畢業才剛踏入社會,有關社會經驗不足,不適合由其最終認定事實。又為使事實認定周延,第一審法院的組成,也應由三位法官組成合議庭審判,而不宜由獨任制法官獨斷。

㈣律師的調查權:美國律師對於案件的蒐證有調查權,因此在訴訟前及第一審訴訟程序中,即可主動調查有關事實及證據,而可集中提出於第一審法院,不必再於第二審請求調查證據。

㈤法官心證公開制度:法官心證如果不公開,當事人及律師均不知所提出的事實及證據是否足夠,以達勝訴結果。

因此,在第一審法官心證不公開的情形下,即有必要在第二審提出新事實及證據。

二、倘若上述配套制度已經建立,那麼採取本提案的時機才成熟,否則貿然實施本提案,將發生扭曲事實真相、做成錯誤裁判的不合理結果。如此顯然違背司法裁判伸張社會正義的精神。

三、外國立法例如德國及日本,也不採取本提案,因為弊端太多,效益極少,不符司法裁判追求社會公理正義的目標。

四、第三審採嚴格法律審並採上訴許可制,以減輕第三審法院負擔,本人敬表贊成。

五、建議司法院訂定民事訴訟辦案期限,合理監督考核法院法官儘速審結案件,避免訴訟拖延,影響人民權益。近年來法院辦案期限普遍有遲延現象,迭生民怨,敬請司法院建立管考制度改進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