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我國民事訴訟之審理程序,實務上向採併行審理主義,使多數之案件可立即同時進行而不必等待,惟民事事件日漸增加,案情日益複雜,法官同時審理多數案件,對案情之記憶較易模糊,加以當事人又多於言詞辯論期日始提出書狀,致法官無法於審理期日就案件深入調查,而須一再改期,不但造成程序浪費,亦使當事人枉費許多勞力、時間及費用。又因每一事件之審理期日間隔拉長,法官無法同時獲得完整之心證,致過於依賴筆錄記載之内容而為裁判,導致直接審理主義及言詞審理主義空洞化。尤其,民事訴訟之第二審採行續審制,又以隨時提出主義為原則,致造成第一審空洞化及第二審肥大化之現象。為改進此審理方式之缺失,使訴訟程序妥速進行,應推動民事事件審理集中化制度,藉以強化第一審之事實審功能,使第一審成為事實審之中心。

二、現行民事訴訟法就第二審程序之進行採續審制,且以隨時提出主義為原則,故當事人常至第二審才提出攻擊防禦方法,致審理之重心移轉於第二審,造成程序拖延;又現行法就第三審之上訴,採上訴利益數額限制,使有限的司法資源無法合理分配,為改進此制度之缺失,司法院版民事訴訟法修正草案將第二審改採嚴格限制的續審制,第三審酌採上訴特許制並採律師強制代理,期能藉此發揮各審級應有之功能,健全訴訟制度。

具體建議: 

㈠修正民事訴訟法相關條文,修正草案並已函送立法院審議

㈡加強法官職前及在職訓練,提昇法官整理爭點、集中調查證據及認定事實功能。

㈢加強律師職前及在職訓練,提昇律師蒐集證據、整理爭點之能力。

㈣俟第一審法官之素質提高,裁判品質提昇後,即進一步研究第二審採事後審制,第三審採嚴格法律審並採上訴許可制。

㈤採第二審上訴理由強制提出制度,以督促當事人適時提出攻擊或防禦方法,有助於第二審法院及當事人能儘早掌握上訴資料,進而整理爭點,並充分準備言詞辯論,以達到審理集中化之目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