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硬性規定調動受合理辦案期限之限制,似不可能。

二、律師強制代理,牽涉很廣,沒有錢的人是否會變成權利全被剝奪。另應考慮設立法律扶助制度,昨天已有提及「法律扶助基本法」。以後如通過施行,請大家能夠支持。

三、至於「自由心證」之用語,有人認為落後,以後修法會加上須遵守經驗與論理法則,但最後法官下判斷時,仍應由法官取捨,亦牽涉心證度是否達到證明度之判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