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合議制之主要目的端在使共同參與審判之法官能集思廣益,避免獨任法官之偏狹。目前合議制所以未能發揮應有之功能,殆在於審判長與陪席法官均在審判審判期日或行言詞辯論期日始行介入案件之審理,至於在調查期日或準備程序期日則未與焉,馴至真正參與案件審理之時間過於短促,兼又由於本身之案件忙碌,無暇詳閱卷所致。故欲落實合議制度,吾人認為應減少法官之工作負擔,然後朝左列各點努力: 

㈠民刑事合議審判之案件,各法官應詳細閱卷。

㈡評議記錄得於審判後,由一定之利害關係人(如當事人、訴訟代理人及辯護人等)依法定程序申請閱覽。(民事訴訟法第二百四十二條參照)

㈢第三審(法律審)之判決書得附記不同意見書。蓋終審不同之中性法律見解,不妨供當事人及外界參考。

㈣至於卷證資料是否必須提供給每位參與審判之法官各一份,衡諸過去實施之經驗效果不彰,且提供給審判長及陪席法官影印之資料,常有不清晰之處,造成閱讀上之困難,此一問題似可由各庭依實際之需要自行決定。

㈤又關於事實審之判決書,似不得附記不同之意見書,蓋事實審之不同意見常涉及對事實之認定,如附記在判決書,則主張不利於當事人之法官,不免受當事人之懷怨,心裡威脅太大,且法官之不同意見書已記載在内部之評議書,依修正後之規定,當事人可聲請閱覽,自無在判決書附記之必要。

二、關於民事訴訟制度之改革: 

㈠我國現行民事訴訟制度,除小額事件及簡易案件外,其餘係採三級三審制,其中第一審係事實審,第二審則續行第二審之言詞辯論(續審主義),第三審則為法律審。此種制度之設計,對於當事人權利之保障本較周密,惟實際運作結果,當事人往往視第一審為過渡之階段,大部分之訴訟資料均保留至第二審時始行提出,致遽增第二審之負擔,又第三審由於側重具體個案救濟之傳統觀念,未能嚴守法律審之界線,發回更審之比例甚高,使得二、三審之案件永遠難以消化,馴至我國之法院結構成為舉世所罕見的圓筒型審判系統。

㈡由於二審民事法院採取續審制(民事訴訟法第四百四十七條),導致當事人忽視第一審之訴訟程序,徒增訴訟制度利用之成本,自有改弦更張之必要。又第三審法院係屬終審法院,應以審查下級法院適用法律有無錯誤及統一法律見解為其任務。至第一審法院則應成為事實審之中心,如此始能構成一個理想中的金字塔型(或稱圓錐型)的審判系統。

㈢為配合金字塔型審判系統之建構,一審法院應引進資深績優之法官,落實合議制之功能,加強調查證據及認定事實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