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席及各位先進,首先要謝謝張代表作錦、簡代表錫堦、吳代表運東、尤代表美女讓我有這個發言機會。

基本上我認為只要不違背司法威信及審判獨立之精神,我們審判的過程,尤其是合議制的過程,應達到最大程度的透明化。早上中正大學江代表提到司法改革很緩慢,誠哉斯言。民主改革可透過選舉來作改變,而司法改革的困難程度尤甚於民主改革。因為其牽涉到極為深層的人民權益、社會情緒與社會價値,所以司法改革我們要尋求all the possible ways來推動。那怎麼樣營建一個全民關切、全民參與的司法改革環境,我認為是成敗關鍵,其中媒體就是個很重要的關鍵。

司法與媒體以往若即若離,司法人員對媒體大多數採躱避態度,極少部分願意溝通,但從促進整個司法改革來看,媒體確實扮演不可忽視角色,司法與媒體應該是相輔相成,司法可透過媒體無所不在傳播的力量對民眾進行法制教育,彰顯法制精神。以屏東鄭太吉案為例,最高法院可透過這樣一個定讜的案子,將合議制判決過程作成司法教材,告訴民眾沒有一個健全的司法是我們民主政治無法堅實落實的一個很好例子,但最高法院公佈時並未有判決且未以鄭太吉的名字掛名公佈,一般人無從注意。

以上是我們認為整個司法過程應該盡量透明化的道理,所以評議紀錄應該在審判定鏍後對媒體及民眾公開,讓媒體產生監督力量,同時也應附記不同意見,讓民眾瞭解這樣的判決跟起訴的心證過程是怎麼一回事。只有有效的輿論監督,司法改革才有希望,謝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