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合議制度之落實」,本人贊成評議紀錄得於審判後閱覽,判決書得附記不同意見書。茲對後者略表意見如下: 

一、法官不僅應依據法律獨立審判,且應秉持「良心」審判,而附記不同意見書正可維護法官之「良心」。

二、附記不同意見書,可使法官以更負責之態度從事審判。因為,一位法官法律素養之良窳,以及審判之認真與否,在某種程度上,可透過此種制度呈現出來。

三、司法威信應建立在審判之公正性及正確性上,而非法官表面上意見之一致上(實際上未必一致)。大法官解釋因為不同意見書之發表,非但未減損司法威信反而提升大家對大法官之評價,可資佐證。

四、目前上訴比率居高不下,已無增加訟源之空間,所謂附記不同意見書會增加訟源之說法難以成立。

吳律師志清對於本問題,我們的看法是評議紀錄於評議後應附於卷宗允許訴訟關係人閱覽,同時判決書亦應准許附記不同意見,理由有下列幾點:

一、訴訟是解決紛爭最後的文明方法,法院是正義最後的防線;作為正義最終守護者的法官,自宜具有為自己所作判斷負責的擔當。評議記錄的公開及不同意見的公布,則為表現擔當最具體的方式。

二、司法威信的建立,以當事人對於法院裁判折服的提昇為根本途徑;而昭折服的不二法門,則為心證形成原因的透明化,評議紀錄的秘密徒增當事人猜疑,無助於司法威信的提升。

三、不同意見的公布,有益於正義的實現,即所謂真理愈辯愈明;縱使當事人因援用原審判決書不同意見的記載作為上訴理由而推翻原判決,正顯示原審多數意見仍有斟酌餘地,因此所形成之確定判決,受不利裁判之當事人亦可減少遺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