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席有下列幾點意見:

一、對於第一個問題,即普通案件第一審是否要全部合議,本席認為為達到第一審成為事實審重心,自應加強第一審法官之素質及歷練,故以候補法官充任第一審法官自屬不宜,如何加強第一審法官之歷練,應視人員充裕與否而定,如人員非常充足,訂定以合議制作為第一審審判,最好不過;不過,仍應考量現實之困難,而應以資深法官獨任審判為優先目標。制度的改造與人員的歷練,二者互為因果,訴訟制度採金字塔型後,二、三審人員減少,可以儘快充實第一審法官素質,如果要第一審法官充足後再作訴訟制度之改革,則整個改革遙遙無期,這是各位應注意的。

二、判決書附記不同意見書,以第三審即法律審之法律見解為限,事實審除法律見解外,大部分均在就事實認定作敘明,且其法律見解亦非終審,自無附記不同意見書之必要,以減輕法官工作負荷。

三、關於評議簿(即評議紀錄)有無公開之必要部分,本席認為: 

㈠評議簿記載均僅主文或理由要旨,無法看出評議經過,想要以評議簿公開閱覽,來達到落實合議制,是不可能的。

㈡如允許閱覽評議紀錄,會有影響法官人身、財產或住家安全之虞。因有些情緒化之當事人,對不利其見解的法官可能會有不利之舉動。

結論是根本不必要閱覽合議簿,不如加強裁判書的不同意見書之記載較具實效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