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依現制,高等法院及最高法院本來就是合議制,所以並沒有李代表剛才提及的人數問題,本席以為其應該是訴訟程序的問題。換言之,在言詞辯論終結前,法官必須公開心證,表明法律見解,然後在法庭上法官與律師兩造要進行討論,如果欲貫徹上開程序,則法官沒有閱覽卷宗的話,是絕對不可能的,並且他可以當場宣判。自這個角度觀之,本席認為法官就影響當事人訴訟勝敗之關鍵事項,在言詞辯論終結以前,必須表明其法律見解,並公開心證,如果這樣的訴訟程序可以落實的話,則訴訟代理人就可以對法官主張心證公開請求權,一旦法院沒做到,即屬違背程序權保障的要求,而最高法院亦可以此為理由將該事件發回。不過,如果最高法院不認為不公開心證而判決是違背闡明義務而不予發回的話,則恐怕胥賴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九十六條之一之增訂,始可保障當事人之程序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