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二審法官是否應於審理時公開心證?我以二審實務工作者的經驗向大家報告。二審的案件其複雜性通常較高,其心證的形成,有可能比較複雜,而需要時間,甚至經過激烈的辯論、翻書,且心證有可能是浮動的,一直到判決寫出來為止,才確定,所以簡單的案子可以很快形成心證,複雜的案件則不是那麼容易。更何況我們民眾的水準不齊,公開心證非常容易誤認為是偏見,所以現在的各種條件似乎尚未成熟到可以規定「 一定要公開心證,否則判決違法」之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