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席補充報告一點,德國法院公開心證,已是司空見慣,並且是必要的程序,其訴訟法規定,攸關訴訟勝敗的法律見解,如果是當事人在辯論中所忽略者,法官必須公開心證,表明法律見解。但是我國情況特殊,目前許多第一、二審法官已視情況公開心證。因此,就此問題如不作成決議,應亦無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