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代表之意見,本席亦可有方案,惟可暫不作決定,或可決定兩造皆委任律師,則要求公開心證,表明法律見解,不採律師強制代理亦可。方法都有,惟因理論係屬革命性之理論,在週邊制度尚不能完全配合時,本席以學者之身分,並非認為非實行不可。許多提及之問題,實務已有許多在配合進行中,可繼續斟酌改進。繼續請陳教授惠馨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