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有政策下有對策,我們不管討論出何結論,可能均無法貫徹實行,蓋因現今法官都那麼忙,根本作不到。以合議制為例,法官之對策即開庭時不專心聆聽,評議時亦不確實評議,致合議制度形同虛設。如此反而不如一個勤快認真之獨立法官。因此現今非不朝此理想努力,而是務實的問題。